English | Русский
I | II | III | IV | V | VI | VII | VIII | IX

阿尔巴津人米隆·芮(音译),49岁,妻子,玛丽亚,43岁。他们的孩子:马尔法,21岁,阿纳斯塔西亚,19岁,耶夫多季亚,16岁,英诺肯提,14 岁,萨瓦,12岁,尼尔,10岁,玛丽亚,7岁,叶连娜,4岁。六月十日,他们在靠近传教团自家的屋子里遇难。后来得知,米隆开始并没有死去,只是受伤,无法行动,六月十一日早晨六点,他被邻居发现,他们用砖头砸他,后被赶来的拳民杀害。正巧这时,神父弥特若梵的儿子谢尔盖,来到传教团查看情况,他听到了米隆死前的凄惨喊叫。

柳波芙·张(音译),未婚,32岁,自幼在传教团的学校上学,后来当上教师,就住在学校。拳民纵火焚烧传教团的时候,她就躲在传教团。六月十日,拳民开始屠杀基督徒的时候,她又和兄弟约瑟以及一位老太太安娜(67岁),躲在一位刚刚领洗的宋(音译)姓教徒家,他家的房子位于传教团西北角。柳波芙和安娜开始躲在柜子里,后来她们被出卖给了拳民,之后被处死。柳波芙的母亲玛丽亚·张(音译),65岁,殉难地点不详。柳波芙的侄女,约瑟的女儿,西拉,6岁,烧死在弥特若梵家中。柳波芙的兄弟约瑟·容(音译),37岁,六月十一日,再次来到传教团,此刻,四周拳民蜂拥而至,他赶忙跑进弥特若梵家的院子,解下皮带,在一颗树上自缢而亡。后来赶来的拳民和官兵查看了约瑟的尸体,割下了他的头颅,那时他刚刚咽气不久。

多罗菲娅,吉洪·吴(音译)的妻子,43岁,瘸子。自幼在传教团学校学习。她于六月十日在弥特若梵家遇难。和她一同遇难的还有:儿子,明纳,12岁,她的母亲,阿纳斯塔西亚,63岁。六月十一日早上,神父弥特若梵的儿子谢尔盖,看见他们的尸体倒在距自己死去的父亲很近的地方。

卡比东·银元(音译),43岁,唱诗班成员,抄谱事工,其妻帕拉斯凯娃,40岁。六月十日夜里,拳民开始滥杀无辜,神父弥特若梵的儿子谢尔盖看见,卡比东和其妻帕拉斯凯娃在西业府(音译,后来为传教团的教产)后面,他们当时衣不蔽体,朝西面的方向狂奔而去。谢尔盖还提醒他们不要走大路。估计他们罹难的地点是安定门三角地。

维克多·傅(音译),48 岁,中年受洗,他曾经在传教团男子学校做堂役。其妻,29岁,是教会女子学校的教师。他们的孩子:格尔曼,10岁,薇拉,8岁,马特菲,3岁,以及养女娜杰日塔,16岁。六月十一日,拳民开始挨家挨户搜查基督徒,他们躲到教徒维克多的家里。但是一位姓元(音译)的人出卖了他们,最终他们在安定门附近的交道口被杀害。维克多临终斥责拳民:“你们都是疯狂的暴徒!你们的罪大恶极!”拳民凶恶地扑向他们,连孩子也没有放过。义和团暴徒残忍地剜出维克多的心脏,拿去祭奠他们的旗帜。

裴特若·王(音译),51 岁,性格及其温顺。六月十一日,他和妻子阿尼西亚(44岁),儿子约安(14岁)在安定门外被义和团暴徒抓捕,用小车送到三角地斩首。根据记载,当时一同被处死的还有阿吉林的兄弟,死去的裴特若洛夫的妻子,33岁,以及她的孩子:谢尔盖,13岁,阿纳尼亚,11岁,贝拉季亚,5岁,还有裴特若和前妻的女儿叶连娜,20岁,她被杀害于东直门大街上。

菲利普·安东尼耶夫·李瑞新(音译),45 岁,妻子安娜,37岁,儿子佛马,7岁,他们住在俄国大使馆内。菲利普在大使馆做杂役。使馆被焚烧的时候,菲利普带着全家逃到城外,藏在西南城门外的亲戚家中。但是当地人得知他们是基督徒之后,便出卖了他们,他们不久遇害于北京丰台。

阿列克谢·韩卫衡(音译),42岁,其妻菲克拉,34岁,他们的孩子有:菲欧特季斯特,14岁,安娜,12岁,尤里塔,7岁,索丰尼亚,5岁,尼古拉,1 岁。六月十一日,他们无法躲避义和团的追杀,全家打算服食鸦片自尽。还没有等到他们自杀,义和团拳民就闯进了他们家,他们凶残地剖出阿列克谢的心脏,分而吞食。

费得尔·岳(音译),60岁,妻子叶利扎维塔,51岁,六月十日,传教团被焚烧之后,他们躲藏在舅舅阿列克谢·韩(音译),后来殉难,但是地点不详。费得尔的女儿塔提亚纳,18岁,嫁给了一位异教徒,义和团暴乱开始之后,她受尽了婆婆的虐待,最后抱病而亡。后有记载说,她是被拳民杀害的。

以利亚· 权(音译),32岁,其妻叶连娜,26岁,他们的儿子约安2岁。六月十一日在邻居的指引下,拳民找到了他们家。凶狠的拳民将他们的小儿子用刀劈成两半。以利亚全家和阿法纳西·于(音译)全家一同被灭门。以利亚的兄弟格拉希姆,25岁,用大笔金钱赎回自己一条命。但是,外国军队兵临城下之际,拳民害怕报复,还是杀害了格拉希姆。

米诺多拉·王(音译),59岁,她的大儿子安德烈,35岁,儿媳安娜,29岁,孙女,索非亚,5岁。她的二儿子约安,33岁,二儿媳达丽亚,22岁,孙子马克,3岁,六月十日晚上,都在比特·海(音译)家罹难。二儿媳达丽亚死时已有孕在身。

谢尔盖·费利波夫·张(音译),鳏夫,49岁,自幼在教会学校上学,懂俄语,一辈子都在教会唱圣歌。他和19岁的约安死在一起,他们遇难的地点就是后来的女子修道院。

阿尔巴金人亚历山大·恒贵(音译),格罗季的儿子,33岁,商贩,六月六日,他被自己仇人出卖,被押解到东直门,在城墙边的水闸旁被杀害,后葬在河边。

列夫·海林(音译),39岁,义和团在北京开始大屠杀的时候,他和父亲萨瓦·金(音译)、儿子约安,14岁,逃跑了,后来下落不明。

萨普松·尼古拉·潘(音译),36岁,其妻安娜,32岁,他们的儿子耶夫多季穆,7岁,开始他用钱赎回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后来义和团变卦,嫌钱少,就砍下了他的人头,挑在竿子上游街,还高声宣布:“这就是萨普松的人头!” 萨普松的妻子和儿子在三角地遇害。

阿尔巴金人帕弗罗·森(音译),60岁,修士巴尼的兄弟。六月一日,拳民开始大屠杀的时候,自己赶着大车逃难走了,据说是去了山西,从此杳无音信。

尼古拉·韩(音译),45岁,失聪,但他是一个强健和勇敢的人。六月十一日,拳民开始屠杀基督徒,他用生命和暴徒搏斗,终因寡不敌众,在北京城东北角钟楼下的城墙边上壮烈牺牲。

约瑟夫·傅(音译),66岁,阿尔巴金人的班长。他曾经在女子学校担任门房。其妻叶连娜,55岁。他们在暴乱之初藏身于阿尔巴金墓地,后被拳民抓住在小庙里审判(俄罗斯墓地附近),六月十九日,在三角地遇害。

丹尼尔·德(音译),30岁,拳民开始大屠杀的时候,他躲了起来,后来他被他们抓住,杀害于东直门大街。其父,特洛菲姆·贡(音译),53岁,和其母叶卡捷林娜,52岁,死于距传教团不远的家中。

格奥尔基·梁西(音译),42岁,六月十日获救,可是第二天再次被捕,被杀害于东四北路,通往前恩寺(音译)的路上。

安娜·林(音译),寡妇,81岁,被传教团收养的孤儿。由于传教团建筑被焚毁,开始她寄居在帕弗罗·王(音译)家,后来,王家的屋子也被烧毁,她就徒步走向北京西郊,想在亲戚家藏身。可是在半路上,却被人推倒河里淹死了。这天是1900年6月4日。

马特罗娜·梁(音译),46岁,传教团被烧会之后,马特罗娜带着十岁的女儿马弗拉,被异教徒的房东赶出家门,躲进了弥特若梵家。马特罗娜和马弗拉在六月十日的大屠杀中遇难。马特罗娜的大女儿,名字没有记载,因为嫁给了异教徒而受尽了折磨。

耶菲米·潘(音译),42岁,义和团之乱开始的时候,他藏身于马杓胡同(传教团南侧),六月十一日,暴徒们将他用石头砸死在大街上。其妻耶菲米亚·费弗罗尼亚,36岁,被烧死在家里。

阿吉林娜·单(音译),25岁,她的婆婆,安娜·陈(音译),寡妇,61岁,其夫,帕弗罗·康斯坦京诺维奇·单(音译),39岁,他们的孩子:约安,10 岁,马克林娜,4岁,约安,2岁,开始的时候躲在马杓胡同家中。左邻右舍谎称只要他们反锁门不出来就没事。邻居很快就将阿吉林娜全家出卖,义和团暴徒手持火把迅速赶到,点燃了房门和窗户,阿吉林娜全家葬身火海。

伊林娜·桂瑞氏(音译),54岁,北京刚开始爆发义和团的时候,她和丈夫约安·桂(音译),61岁,都躲在米隆·芮(音译,就是后来的女子修道院)家,伊林娜为人脾气很好,最后几天她每天都去教堂查看情况,后来,拳民指她是二毛子,她很认真地对他们说:“我们不是二毛子,我们是基督徒。”

阿尔巴金人伊林娜·傅(音译),35岁,伊万·傅(音译)之妻。伊林娜的孩子有,安娜,17岁,阿法纳西,10岁,叶普拉客西亚,8岁,普罗霍尔,6岁,纳特丽亚,3岁。六月十日,叶连娜的丈夫带着她和孩子们去找她妈妈安娜·芮(音译),答应找地方把他们藏起来。晚上大屠杀开始了,伊林娜在其妹妹(后来成为修女菲娃)的帮助下翻过城墙逃跑,才保住自己和孩子们的性命。但是,由于她当时有孕在身,行动不便,义和团拳民在南小街的禄米仓(音译)将她抓住。之后,拳民将她和孩子们送往安定门的义和团大本营,全部杀害于三角地。叶连娜的儿媳贝拉季亚,44岁,和伊林娜一同遇害。贝拉季亚的丈夫斯捷梵·傅(音译),三个月之前,为了躲避义和团逃往前门外。外国军队攻克北京之后,他因病去世。

安娜·白(音译),寡妇,62岁,她和儿子安东尼,16岁,住在传教团的教堂里,教堂被烧毁之后,他们被迫搬到十字街(音译,即后来的传教团建筑的一部分,女子修道院旁边)的基督徒部落居住。她在安定门城门外遇害。

卓娅·单(音译),45岁,寡妇,她和女儿亚力山德拉,11岁,儿子,安德烈,7岁,住在传教团的教堂。教堂被烧毁之后,他们被迫搬到十字街,他们最后也在安定门殉难。

阿尔巴金人卡比多林娜·槐(音译),寡妇,62岁,丈夫死后,家境及其贫寒,被女婿强迫放弃信仰。不久双腿瘫痪。义和团暴乱前不久,卡比多林娜做了忏悔,后死于十字街。

阿尔巴金人阿克菲娅·芮(音译),寡妇,55岁,住在传教团的教堂。教堂被烧毁之后,阿克菲娅藏身于东墙根大街(女子修道院东段附近),死于米隆·芮(音译)家。

阿吉林娜·关(音译),寡妇,47岁,住在传教团的教堂。她的孩子,耶夫斯托尼亚,14岁,季法,11岁。阿吉林娜死于六月十日的大屠杀,但是,遇难地点不详。

耶夫盖尼·瓦西里耶维奇·齐(音译),47岁,满洲士兵,六月七日在东直门大街一个叫 红领的地方被杀,尸体被投入井中。

耶费米亚,12岁,阿尔巴金人帕弗罗·恽(音译)的女儿,六月十日,在弥特若梵家遇难。

阿尔巴金人费奥多特·格尔基耶夫·芮(音译),60岁,六月十日,在距传教团很近的自己家殉难。儿子卢基·权(音译)·米哈伊尔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跑到自家的墓地,但是没有找到藏身之地,在返回的路上被捕。这是六月八日十二点发生的事情。拳民将他们抓到位于安定门外的义和团军营。伊万·荣(音译)也在这里,他是当天凌晨被捕的。下午三点,亚历山德拉·陈(音译)在家被捕后被押来的。伊万和米哈伊尔缴纳赎金之后,他们被安顿在义和团的兵营里。后来,亚历山德拉和伊万的家人也被带到兵营安顿下来。他们在拥挤的地方住了将近一个月,其间,孩子们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第二天,亚历山德拉三岁的女儿玛丽亚便猝死。接着伊万的孩子也一个个死去:玛丽亚,5岁,尼娜,8岁,瓦西里,3岁,米哈伊尔的女儿叶连娜,6岁,也最终死去。最后只剩下伊万的弟弟西蒙一个男孩,但是他也已经奄奄一息。

叶连娜·侯(音译),寡妇,73岁,六月十日,奥林匹亚塔·金(音译),寡妇,61岁,奥林匹亚塔的女儿,19岁,六月十日,均在传教团附近遇难。

费弗罗尼亚·傅,72岁,六月一日,在安定门外遇难。

以下两位遇难者,遇难经历不详,他们是:安娜·李(音译),寡妇,58岁;尼康·侯(音译),23岁;

安德烈·朱林(音译),54岁,六月十日,在传教团附近遇难。

裴特若·陈(音译),57岁,六月十一日遇难。

约拿,阿列克谢·王文翰(音译),19岁。

达丽亚·德(音译),寡妇,54岁,格拉希姆的母亲,格拉希姆的女儿阿卡菲娅,3岁,六月十一日,在什刹海后门遇难。

阿尔巴金人费奥梵·殷(音译),叶戈尔的儿子,24岁,六月十二日,在前门附近遇难。

帕弗罗·尼古拉耶维奇·董(音译),48岁,其妻耶夫根尼亚·米哈伊洛夫娜,38岁以及他们的孩子尤里安尼亚,13岁,卢基亚,9岁,斯捷梵,7岁,六月二十日,他们在北京西城的全王府(音译)殉难。

达丽亚,尼古拉·齐(音译)的妹妹,33岁,六月二十三日,在东直门城门外遇害。

伊撒依亚·赛(音译),26岁,满洲人,六月二十二日,在东直门城门外遇害。

安娜,阿尔巴金人格奥尔基的妻子,56岁,格奥尔基的女儿,36岁,都被拳民杀害于哈德门大街附近。

遇害的还有阿尔巴金人尼古拉,尼康·权(音译)的侄子,2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