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九、為別人讀耶穌祈禱文

  「神父,到現在為止,我們確實沒有對為別人讀耶穌祈禱文說過什麼哪。我該如何為這樣的目標運用耶穌祈禱文呢?」

「在世上有太多的不幸,而更糟的是,對於上帝有太多的無知,按照教父的說法,這是最大的罪。因此,你真應為此哭泣祈禱。聖約翰•克里馬可曾經為牧者,以及負責牧靈的屬靈父親寫過一篇講詞。他這樣說:作為牧人,當羊群休息的時候,要把牧羊犬放出去繞圍欄巡邏,以防備狼侵入,當基督徒睡眠的時候,教士同樣必須醒著,保持意念自由(像狗兒一般)警醒,為他的人向上帝交託。這時候有多少人在浪蕩呀!有多少人想自殺呀!又有多少人正要觸犯可怕的罪!有多少人絕望待援。你應該為所有這些人唸耶穌祈禱文:『主耶穌基督可憐你的僕人罷』,或者如果你心中有明確的個案,就說『可憐你的僕人罷』。」

「我可否問一個問題?你較早時說過,耶穌祈禱文應該免除一切雜念。現在你說我們應該為別人禱告,而他們的問題是這麼多。這樣不是可能增強我們的遐思,叫我們的意念浮動,而我們正應該集中靈能於心呢?」

「你這問題問得好,因為對這件事作解釋確屬必須。我們為別人禱告的時候是外在上的作。也就是說,我們為有需要的別人唸耶穌祈禱文,我們應該先說『主耶穌基督可憐你的眾僕人』或『你的僕人』,要記得他們的名字,但隨後,我們繼續禱告就不再提他們的名字,不再將思想對準他們,不想他們了。上帝會知道我們在為誰禱告。另外,你不必思想困擾他的疑難。我們只說可憐你的僕人,上帝會賜下祂的恩典。如果他配領受,這恩典就會合乎他的需要。我的神父,上帝的恩典如同水一般流進地堙A由根部吸收而供應有需要的樹木。在舉行聖禮時,我們不也要持守這樣的原則嗎?我們為所有的事禱告,人們回應:『主啊,可憐我罷』。主的慈悲一來,人們就得到所需要的,不過,為別人禱告盡力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

「我很想聽。」

「我們為某人禱告時,有關他的特殊需要,我們幾乎立刻從上帝那堭o到資訊,我們就可以為他的拯救作出效果。有一次有人走進我的庵室,經人誇讚似乎是位成功的基督徒。由於他的理念並非正教的,我直接進入禮拜堂向上帝求告將實情向我啟示。結果是你想不到的…」

「神父,請將事實經過告訴我罷。」

「…禮拜堂立刻發出氣味。於是我知道這位學人誇讚的人不是好人,他沒有得到基督的恩典。他缺少賦予生命的天恩,因此他其實是死的:『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啟三1)。因為當靈魂離開,身體就死亡,發出氣味。同樣,當上 帝的恩典離開人,靈魂就死了,放出一種靈氣。」

我驚異不置。他剛才告訴我的,不能稱之為自以為是。聖徒不可論斷。他們既不自私也非卑微。他們不說誇口的事,而是要叫別人獲益。他們為榮耀上帝作每件事。上帝的律法成為他們的律法。這已經深深銘刻在他們的整個人生道路上。

他繼續說:「我的神父,一般來說,耶穌祈禱文對你的工作是必需的。藉著祈禱文,你能夠辨明狡詐的魔鬼在你的心內的運動。心變得極敏感,具有驚人的洞察力,同時又從耶穌祈禱文吸取能力將惡者趕出。於是,心變成聖靈的容器。另外,由於有了抵抗魔鬼的爭戰經驗,又擁有屬天思典的知識,你可以輕易進入告解者的靈魂。裨益是巨大的。他離開告解室時成為一個不同的人,擺脫已知和未知的情慾而得到拯救。」導師繼續說:「不過,我要向你指出三件要求,相信你願意聽…」

「請告訴我,」我說。「我絕對有把握可以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