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八、耶穌祈禱文為生活於世的聖俗所共需

  你必須明白潔除情慾的需要。你應該不只叫別人變得好,也應該相信你和別人一樣是滿有情慾的。每一種情慾都是地獄。你也應該知道,按照我們已經說過的,耶穌祈禱文是醫治靈魂潔淨靈魂的治療法。這不是說耶穌祈禱法是萬靈丹,而是人與上帝聯合的方法,只有祂才能潔淨和啟迪靈魂。祂是我們身體和靈魂的醫生,祂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約一9)。正如眼藥膏清潔視覺,使已經存在的目標能看得見一般,每一個人同樣必須願意被潔淨、改變、和尋找,藉著禱告將來自上帝的事啟迪出來。

  「你是否認為我們這些工作於世界上的人,對付這件屬天的祈禱工作,能夠和修士作的一樣嗎?」

  「即使你不能作他們所作的一樣的事,你仍然可以得到許多東西。不過,必須澄清的是,靈能祈禱是一件事,用耶穌祈禱文禱告是另一件事。如同靜坐者所實行的靈能禱告,必須過不分心的生活。這種禱告正如我們已經描述的,需要寧靜和其他許多條件。如果你不能在世界實行靈能禱告(7這很困難),就必須在固定的時間以耶穌祈禱文禱告,或者在方便的時間隨時唸耶穌祈禱文。這對你非常有益。」

「可否請你提供一些合乎實用的方法?」

「除了教會聚會外,你也應該指定一個時間實行耶穌祈禱文,奉耶穌的名默想。你應該按照自己的渴慕和感受到的恩典逐漸進行實行耶穌祈禱的禱告。人們可以在日出前的清晨唸祈禱文半小時,夜間晚課後就寢前再念半小時。禱告時間必須固定,不以任何理由,甚至作善工來更改。例如,有些人可能在這特定時間來告解。如果他不是生病或緊急,你不可將撥作耶穌祈禱文的時間延後舉行。關於善工也一樣。正如我們前面所提,開始耶穌祈禱文的工作,必須有一個平安寧靜聽不到噪音的房間。開始時,我們應該先暖心,或閱讀教父的著作,在我們心內造成內疚,然後,我們按照自己的屬靈進程用嘴唇、意念或心來唸耶穌祈禱文。獻於耶穌祈禱文的時間逐漸增加,我們的心會漸感甜美而渴望這時刻。不過,我要再說,開始時必須勉強自己唸祈禱文,即使是一段短時間也可以。這對我們很有益。」

「短時間就夠了嗎?」

「不夠的,但在有好性情和謙卑的時候,祈禱中所欠缺的,上帝會填補。由於上帝同情我們的墮落,在我們力求改變的爭戰中,難道不會極端慈悲嗎?無論缺什麼,祂都會補上。我們每一個人的特殊境遇,他都會考慮。也許你一個小時的祈禱比一個修士許多小時的祈禱還蒙福,因為你還要忙其他的工作。」

我對這位肉身天使的阿陀斯修士的審慎非常欽佩。他以極佳的才能分析所有的問題,使每件事各適其位。

「不過,你應該知道,」他繼續說。「正如我前面所說,在祈禱期間,魔鬼會叫你暴露於許多試探。許多意外不期而至,叫你停止祈禱。不過,你也應該知道上帝也會藉這些試煉考驗你,看你是否真要實行耶穌祈禱文。在如此的情況,只要你堅持不懈,上帝會來援助你,驅散一切困難。」

「但是,導師,如果在禱告的時候,忽然想到要預備講章,為愛護弟兄要作些事,我是否要放棄這些呢?」

「是的,你必須放棄這些。因為,在禱告時即使有好的思想進入(我在設定禱告時間時說過),魔鬼也會利用它們叫你禱告時分心。如果魔鬼知道我們準備為這樣的事放棄耶穌祈禱文,即使處於設定的時間,牠也會送來許多同類的思想。碰到這樣的情況,我們既無法禱告,不能潔淨自己,也不能叫我們的弟兄獲益。以預備講章來取代禱告,是結不出果子的。對弟兄們更無益處。」

「這情形有時候發生了,我們耗盡體力精疲力竭地回到庵室,再也無法按平常的規則祈禱。在這些情況,我們該怎樣辦呢?」

「即使到那時候,也不應該放棄耶穌祈禱文。聖西面建議說,服事我們的弟兄,永遠不能作為剝奪耶穌祈禱文的理由,因為我們會損失許多事。我們絕對不可找藉口迴避祈禱。『服事要量力而為,在你的庵室堙A堅持以痛悔、警醒、和持續的眼淚禱告;千萬不可這樣說:我今天勞動過度了,由於疲勞,我要減少禱告時間。我要告訴你,無論你為服事別人作出多少體力透支的工作,如果你因此不唸祈禱文,你一定會蒙受極大的損失。』半小時的耶穌祈禱文,其價值和三小時的沉睡相當。延長的耶穌祈禱文叫我們平靜安穩。所以,即使從這觀點言,它也是叫人神清氣爽的生理醫治。我親愛的神父,結束你的一切工作,投身於耶穌祈禱文罷。許多弟兄工作起來大多用腦而不用心,因此他們在努力於屬靈工作時陷入苦境。他側想到要說什麼就感到疲倦,雖然生活於恩典中,思慮卻不期而來,有如奔勝的洪流。由於和耶穌祈禱文沒有良好的聯繫,弟兄們彼此爭吵不休,沒有平安,更沒有喜樂,談不上遵守基督的誡命了。哈吉的聖尼哥德慕受到幾世紀悠久的聖傳的指引,建議說,主教應該從修士中選出。他擁有修道自覺,不致受到逼迫、毀謗、指控、或人怒的困擾,因為他自己是第一個認罪和自控的人。於是,他得到我們前面所提到的一切果子,其中主要的是從恩典堿y出的愛,以及正如教父所說,免於墮落在罪堙C」

「神父,你說的修道自覺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指順服、謙卑、自責、和永不滿足地渴求耶穌祈禱文-順服導師和屬靈的父親。修士應該對所有的人謙卑,並且他的謙卑應該和努力潔除情慾連在一起。我們不應該承擔任何工作,因為,我們不幸地在這件事上受到其他異端的影響。最大的工作是得到謙卑和聖潔。如此,我們就真正的富有。教會不是社會服務機構,而是屬天恩典的寶庫。教士不是社會工作人員,而是要帶領人到上帝面前。這工作除非他們具有謙卑和聖潔,就無法作則。沒有聖潔和謙卑,這最偉大的社會工作很快就無影無蹤,我們只要具有謙卑和生活上的聖潔,即使最微小的社會工作也能成大器。謙卑應該和自責連在一起,自責則與自控連在一起。我們應該首先控訴自己。別人對我們尊敬是對我們的聖職,而不是我們本身。我們應該將別人的控訴歸於我們自己的有罪狀態,而非我們的聖職。於是,我們將經驗平安和得自上帝的豐富恩典,並且將對弟兄的一切恨惡去除乾淨。我們渴慕耶穌祈禱文是永無止境的。我們不應該將耶穌祈禱文視為一種機會,而應該視為生命本身。我們應該在耶穌祈禱文之內運動。我們的神學和傳道應該生自它的神聖氣氛之內。我們應該有自己的規則,並且每天遵守。我們如此生活,世界將獲得無法估計的裨益。無論一個人為何許人,是教士或主教,只應該關切一件事:就是不可失去他的修道自覺。這寫於『沙漠教父的語錄』中。『所敘述的是阿爸•斯凡紐的弟子阿爸•尼特拉的事蹟。據說當他住在西乃山的庵室堛漁伬唌A對自己身體的需要極端節儉,到他成為法蘭主教的時候,約束自己越發嚴峻。他的修生對他說:『阿爸,我們在沙漠堛漁伬唌A你並沒有實行如此的苦行呀。』老人告訴他:『在沙漠堛漁伬唭琣酗漲b的平安和貧窮,我希望管好自己的身體不要生病,不寄望自己所沒有的。但是8現在我在世界上,生活於它的照料中,如果病了,有人會照料,所以我這樣作,是為了不毀掉我堶悸滬蚺h。』那些有修士自覺的人,感到無論他們作什麼工作,都有需要領受其祝福。他們將之交託給主教和有經驗的屬靈父親,在其過程和終點加以檢查和改正。他們不想為自己所作的贏得讚美,因為榮譽和讚美超過應得,結果損失更大。無論你身在何處,是在街上,在車堙A都應該唸耶穌祈禱文:『主耶穌基督,可憐我罷』,和『至高聖潔的上帝之母,拯救我贏』。我們應該時常預備妥當出席聖禮,在純潔的聖體有分。一切被造物讚美上帝,榮耀上帝。不參與聖禮的教士和如此奇妙的讚美不協調。將發現於我門之書的正典,時時向我主耶穌基督吟唱,美好無比。在書末的『看不見的戰爭』由哈吉里的聖尼哥德慕所譜的特別禱告,你也應該向我主耶穌基督吟頌。他又鼓勵我們不但用口,也用心和意念時常呼喚最甜美、產生喜樂、作為一切善因的我主耶穌基督的拯救聖名。

你也應該為別人代求,因為上帝將祂的百姓付託給你。因此,避靜為祂的百姓祈求平安和啟迪是你的義務。正如偉大的摩西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