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六、耶穌祈禱文的果子

  「你既然極渴望學習,我就向你提示一些耶穌祈禱文的困子。開始時,耶穌祈禱文是維持運動員體大的食物;然後成為叫心變甜的油;到最後,它成為叫人醉的酒,促成身外境界和與上帝聯合。說得更明確些。基督賜給祈禱者的第一個果子是知道自己的罪,他不再自視為『良善』,而認為自己正是『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太二十四15)的人。聖靈的銳利話語如同外科醫生的刀鋸切過骨頭一般,貫穿靈魂深處。我們堶悸漱ˉ鉹茼h了!我們的靈魂發出惡臭。有些人進入我的庵室帶來異味,是從他們堶悸瘋S齪發出的。於是,運動員以前所不知的,如今藉著耶穌祈禱文向他揭示了。其結果是他認為自己比所有的人更卑劣,地獄是他惟一的永遠居處,於是他哭了。他為已死的自己哭泣。一個人可以為已死的鄰舍哭泣,而不會為他死去的家人哭泣嗎?如此,耶穌祈禱文的運動員同樣不見別人的罪,而只見自己的死。他的眼睛成為淚泉,為他心的痛苦而傾流。他器得像個被定罪的人,同時,他哭喊『可憐我罷』!『可憐我罷』!『可憐我罷』!如我們前面所說,藉著這些眼淚,靈魂和靈能的潔淨開始了。恰如水洗淨穢物,正如降雨清除天空之雲和地上的污穢一般,眼淚也將靈魂洗得潔白。眼淚是第二次浸禮之水。於是,耶穌祈禱文帶來最甜蜜的潔淨果實。

「當屬天的恩典降臨時,人能夠得到完全的潔淨嗎?」

  「他沒有得到完全的潔淨,卻將尋求心的潔淨視為永不停止的努力。聖約翰•克田馬柯聽見一位修士告訴他如何得到冷靜,而報導說:『是完美,卻依舊是完美者的未完成完美。』人越哭,越得到潔淨;人越看見深層的罪,就越發感到需要哀哭。新神學家聖西面清楚說明此觀點:

  『這些藉著常禱告,藉著非言語可以盡述的言語,藉著流淚潔淨他們的靈魂。你看見也們的靈魂潔淨了,就燃起愛之火,願望之火。

看見完全的純潔。

但是怹們無力尋找光的完美,過程並未完成。

我越得到潔淨,我這罪大越發得到啟迪,

祂出現的次數越多,靈就賜予更多的純潔。

每過一天,我彷彿又開始變得純潔可見。

誰能從不可測的深淵,無限的天堂,

尋找一個中點或一個盡頭呢?』

我的神父,如你所了解的,人是在繼續不斷地趨向完美和潔淨。靈魂的負面現象首先潔淨,然後是靈魂的智力。信徒最初從肉體的情慾得到拯救,然後,藉著迫切的禱告和更激烈的爭戰,從仇恨、憤怒和積怨的激情中掙脫。當人努力從怒和怨中釋放出來的時候,他靈魂的負面現象幾乎已經明顯得到潔淨。然後,整個戰爭轉向智力方面,運動員進行對抗驕傲、虛榮、以及一切虛空思想的戰爭。這場戰爭將隨著他進行至人生的盡頭。這整個潔淨進程,藉著恩典的協助和能量進行,於是信徒成為領受豐富的屬天恩典的器皿。聖西面又寫道:

因為人克服不了他的情慾

除非光來協助。

但縱然如此,卻不會立即發生。

人以其本性無法立即領受

       上帝的靈。

但凡為力所能及的,大多

       必須達成。

靈魂的分離,良善的掠奪,

       和他自己分隔,

捨棄他的意念,棄絕世界,

忍受試探、禱告、悲傷,

       貧窮、謙卑、不動情。」

「人如何能知道他的靈魂開始得到潔淨呢?」

「這很容易,」睿智的隱士回答說。「它很快變得可以察覺。赫西糾長老使用一個可愛的形像說,有如有毒食物吃進肚子引起騷動和疼痛,等吃了藥後吐了出來,腸胃得列緩解一般,屬靈的生命也是如此。當人接受了邪惡的思想,隨即飽受辛酸和憂愁,卻藉著耶穌祈禱文『輕易嘔吐,將邪惡思想完全驅逐乾淨』,潔淨工作於是開始。另外,禱告的人知道潔淨開始,因為情慾引起的內傷停止流血了。從路加福音書,我們讀到一位患血漏症的婦人:『她來到耶穌背後,摸他的衣裳繸子,血漏立刻就止住了』(路八44)。人一接近耶穌基督,立刻得到醫治,『血漏就止住了』:情慾之血止流了。我希望說這形像和情況,表示毀謗我們的人如今閉口了。換句話說,當不同的人或事攪亂我們,我們明顯在魔鬼的攻擊下受傷。醜聞存在於我們心內。但藉著耶穌祈禱文的幫助,他將所有的人和事物都看作上帝的創造。他特別將人類視為滿有愛心的上帝的形像。因此,人只要穿上基督的恩典,都會將別人視為穿上如此的恩典,即使他們赤身露體也無礙。但他如果沒有得到屬天的恩典,對那些穿著整齊的人也會看成裸體!關於這一點,請再讀新神學家聖西面的教導。」

「他確實是位神學家。我讀過他的幾篇作品,深受感動!」

「我勸你讀他的全部作品,好品嘗奧秘神學,也好知道教父的苦修經驗。見過上帝的教父如此說:

『聖潔虔敬的斯都弟修士西面,

不會因為看見任何人的身體,

或看見赤裸的人而感到羞恥,

也不因為裸露被人看見而感到羞恥,

因為基督完全在他堶情F他整個的人,

他的全部肢體和別人的肢體全屬基督;

無論見其局部,見其全部,所見皆基督;

他保持堅定、無損、無慾,

他全屬基督,也視所有

受浸的人為穿上基督。

如果你裸體又肉慾,你觸撫肉體,

你像驢馬一般興奮,

你又如何敢中傷聖人,

又如何敢對和我們聯合一起

將無慾賜與祂的聖潔僕人的基督褻瀆呢?』

「你瞧,」他繼續說,「無慾的人,藉著耶穌祈禱文得到潔淨的人,無論看見什麼都不會墮入試探。魔鬼同時被擊敗;這是耶穌祈禱文的果子。耶穌祈禱文運動員認出仇敵及其陷阱,輕易就將牠逐出靈魂。他也知道魔鬼在備戰,就及時採取行動。他看見魔鬼以箭對準他的靈魂,在沒有射出以前就將它們摧毀。聖狄多喬說,當箭達到心的表面部分時,就將它們摧毀在那堙A因為堶惘陸繴的恩典存在。尤有進者,如我們前面所說,完整的人得到統合。意念、渴望,和意志合在一起在上帝堶惘X一。

「潔淨和無慾是偉大的恩賜呀!!!」我不由歡呼。

「是的,確實如此,無慾是恩典的恩賜。不動情以潔淨和愛為前提,甚至涵蓋著愛。聖西面甚至能夠在這要點上幫助我們。他使用一個有效的形像。在一個無雲之夜,我們看見天空的月亮充滿最純淨的光,許多時候還有光圈環繞。聖西面將這形像適用於純潔和無慾的人。聖徒的身體是天空。他們有上帝同在的心如同月亮。聖潔的愛是『無所不能無所不成的光』,按照它的純淨度每天充滿心;然後時候到了,心充滿亮光成為滿月。只是這光不會像月光一樣減少,因為它是由善工來保持的。『它藉著聖徒善工的熱情永遠保持明亮。』不同情如同一個圓,環繞著全亮的心,覆蓋它,保護它不致受到魔鬼猛烈攻擊所傷害。『它從四面八方掩護它,保衛它不受制於各種邪惡思想,確保它不受到所有仇敵的傷害,甚至叫仇敵近不了身。』

雖然無慾絕對必需,卻不是耶穌祈禱文的最後恩賜及獲得一切。從這時開始,上帝開始上升行動。聖教父用潔淨、啟迪、和完全三詞描述如此屬靈的成聖升高。為了更方便了解,我從聖經中引用兩個例子。如:摩西登西乃山獲得『律法』,以及以色列民向應許地前進。第一例由尼撒的聖貴格利描述,第二例則由聖馬克西母描述。」

「教父給我許多啟發。由於他們解釋正確,因此我喜歡聽他們的。」

「希伯來人遵從上帝的誡命,首先將他們的衣服和自己洗乾淨:『你往百姓那堨h,叫他們今天明天自潔,又叫他們洗衣服,到第三天要預備好了。』到第三天,百姓聽見『山上有雷轟、閃電、和密雲,並且角聲甚大。』『西乃全山冒煙。』百姓躲至山腳,只有摩西進入發光的雲,攀登山頂,在那婸漼律法之版(出十九10|18)。尼撒的貴格利所了解的獲得屬天知識之道,是身體和靈魂的純潔。凡是想升高的人,必須盡可能在身體和靈魂上保持純潔無瑕。他也必須遵照天命洗衣服,但不是指會變成想成聖者的障礙的物質衣服,而是指像衣服一般包裹我們的今生功績。他也必須遠離『無理性的獸類』,例如,他必須克服由感官獲得的各種知識。他必須清除各種美學和無理性的行動,潔淨自己的思想,甚至連作為最熟悉的伴侶的感覺也要隔離,作為登山進入密雲的預備。只是由於百姓無法接近山,只有蒙上帝呼召的摩西才能。神父啊,於此可見,只有先進行潔淨,才有登山見異象相隨。只有完成作為先決條件的潔淨,才能得到大恩賜。」

見過上帝的苦修士繼續說:「我再源第二件範例告訴你。告解者聖馬克西母寫道,奧秘升向上帝有三個階段:具有消極(清除情慾)和積極(獲得德操)兩方面的實用哲學;自然異象-當潔淨的靈能默想一切創造(即被造物的內在本質),明白聖經的屬靈意義之時,看見在自然中的上帝,於是向祂禱告。然後,第三和最後的階段接踵而至;奧神神學,將善戰的信徒與上帝聯合一起。這三階段在以色列百姓的道路上可以清楚看見。他們首先脫離埃及的奴役,渡紅海而擊敗埃及大軍。然後他們進入曠野,領受以各種方式賜與的愛的恩賜(嗎哪,水,光雲,律法,和戰勝敵人),經過多年的奮鬥進入應許地。『耶穌祈禱文』運動員同樣首先脫離情慾的奴役而得解救(實用神學),進入不動情的沙漠(自然異象),領受上帝的愛的恩賜。最後,他經過英勇的奮鬥,配得應許地(奧秘神學);於是他經驗到自存光的異象,配得與上帝作完美的聯合,享有水恆。但按照有上帝同在的教父所說,這三階段並非清楚分明。我們達到自然異象和奧秘神學階段的時候,並不表示我們要放棄人的努力和良心的悔悟,就是實用神學。而是一個人在屬靈方面越進步,他就越努力,才不致喪失已經領受到的恩典。教父建議我們,當我們達到配得屬天的崇高異象的時候,我們應該更勤奮表現愛和堅持.『如此使靈魂的消極方面不致受到干擾,才可以經驗到靈魂的永不消滅之光』。人在屬靈進程上保持戒慎戒懼之心是必需的。起初他應該怕地獄,怕受懲罰(初步的懼怕),然後是怕喪失恩典以致跌倒(完全的懼怕)。使徒保羅說:『當恐懼戰競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腓二12)。」

「導師,請告訴我,『耶穌祈禱文』運動員在洗罪以後,享有與上帝的完全聯合以前,會領受到什麼恩賜?還請描述耶穌祈禱文的其他果子。」

「一個對自己苛刻的修士可以感到屬天的安慰。他感覺到基督的臨在散布『甜美的安寧』,不受擾亂的平安,深深的謙卑,以及無限的博愛。屬天臨在的安慰不是任何出於人為的可以比擬。我遇見一位苦修士病情嚴重而入院治療。有最好的醫師在他身邊,尊敬他安慰他。他康服了,當然要謝他的醫師,然後回到他的小庵室。但是,經過一段短時期,他老毛病復發,他的弟兄竟沒察覺,他感到孤立無援。他受了許多苦,但是他從上帝所得到的安慰,不是醫師的真誠和愛心的照料,以及有效的醫療行動所能比擬。他感到的安息是前所未有的。這正是為什麼有些隱士(世上的人無法了解)為了感受屬天的安慰所帶來的令人陶醉的甜美和無限的喜樂,而避免人們的殷勤安慰的原因…」

「這是靈能禱告的果子呀,」我說。「教父,請繼續說。」

「人從同類的人引起的痛苦中得到恩典。他飛向蔚藍光輝的靈命天空,人的箭矢射不到他。他不但不再痛苦,甚至根本不予注意。就好像用石頭打不到飛機一般,人也是如此。那埵A沒有因毀謗、逼迫、侮辱、和控訴等引起的憂傷,所有的只是為弟兄的墮落而感到的憂傷。不過,即使他為某些事憂傷,仍然知道如何將之逐出。『沙教父語錄』說到這樣一個例子:『一位老人來訪阿爸•亞理溪,發現他在吐血。就問他:教父,你怎麼啦?老人答道:一位弟兄的話叫我憂傷,我努不告訴他,因此我求上帝將這句話拿掉。所以它變成我口中的血,我必須將它吐出來。現在我平安了,已經忘去這件事。』」

「這意思果真是對弟兄赦免一切的完美的愛。他甚至無意再去回憶。我們已經達致完美了!」

「的確如此。這是藉著耶穌祈禱文得到的。這是全人類皆合一的經驗的結果。是耶穌祈禱文的奇妙的果子。不僅人本身得到融合,也感受到人類的聯合。」

「你可知道,神父,」隱士繼續說。「在亞當墮落以後,合一的人類天性已經分裂了。亞當被造以後,上帝用他的肋骨造夏娃。夏娃被造叫亞當得到喜樂,他覺得她如同他自己一般(取自他的身體),所以他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創二23)。但墮落以後,上帝再問他,亞當卻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創三12)。墮落前,夏娃是他骨中的『骨』,墮落後,她變成上帝賜給他的『女人』。在犯罪以後,人性的分裂在此明顯可見,以後從亞當的子孫,整個以色列史和整個人類史都可看見。這是自然的事。因為人疏遠了上帝,也疏遠他自己,並且與其他的人分開來。這就構成了完全的疏離和奴役。人性的重圓『在基督堙z達成。祂『伸出祂的手掌,將以前分開的聯合起來』,在我們和祂聯合以後,祂將能力賜給我們每個人,經驗人性的合一。

苦修士藉著耶穌祈禱文,為耶穌基督獲得大愛,就藉著如此的愛與祂聯合。因此,他自然會愛上帝所愛,盼祂所盼。上帝『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二4)。這是祈禱文運動員的願望。他為存在於世上的邪惡而震動,深深為他的弟兄的喪失和無知感到憂傷。由於罪一直具有與教會有關和宇宙性的重要性,影響著全世界,禱告的人自然會體驗人類一切悲劇,為之深受其苦。他生活於主在客西馬尼的痛苦堙C因此他抵達某一程度的時候會停止為自己禱告,而不斷地為別人禱告,獲得屬天的真道。他潔除情慾,獲得賜與生命的屬天恩典,然後以為別人禱告(是在耶穌基督婺g驗人類合一的結果)作為最大的使命。因此教父將宣教運動看作:努力為人類求取復興以及天性的重圓。每一個得到潔淨的人成為社會有價值的部分,因為我們都是基督有福身體的肢體。我們在上帝至聖母親的身上可以鮮活自己此點。她『滿有恩典』,然後分授恩典,增加人性的一切榮美。純潔和『滿有恩典』的她為全世界祈禱。因此,我們可以上帝的至聖母親執行著最大的使命,叫所有的人類蒙受恩澤。」

他沉默片刻,又繼續說。

「苦修士仍然感受著整個大自然的聯合。」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得到整個大自然的承認。在墮落前,亞當是一切被造物的主,所有的動物也承認他是王。不過,在墮落以後,這件連繫切斷,認知也廢棄。尼古拉•卡瓦西拉將這情況分析得很生動。他說,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上帝的形像在亞當身上如同一面明鏡,上帝的光透過它反射在自然上。鏡子只要不破,所有的自然都照亮。然而一旦破碎,所有的被造物全籠罩在黑暗中。於是,所有的自然都背叛人,如今不再承認他,也不願意將果實給他。人因此要靠苦力維持生存。動物怕他,變得具攻擊性。不過,人一接受基督的恩典,靈魂的所有能力都融合一起。他是上帝的形像和樣式。他變成一面鏡子,將屬天的恩典之光甚至照向無理性的自然。如今動物承認他,服從他,並且尊敬他。有記錄的許多個案顯示,苦修的隱士與熊和野獸結伴生活一起。他飼養牠們,牠們也給予回報,於是藉著耶穌祈禱文獲得屬天的恩典。他再度成為自然之王,甚至上升至比亞當更高的狀態。根據教父所說,亞當作為上帝的形像,仍必須藉著順服達到上帝的樣式。他處於靈能的啟迪階段,必須達到聖他。苦修士盡可能藉著屬天的思典達致『上帝的樣式』(聖化),卻不進入屬天的本質。他在上帝的自存能埵酗嚏C我就最近的會晤,向你提供一個大自然承認的例子。當我永遠懷念的導師唸耶穌祈禱文的時候,野鳥會飛到他的庵室的窗戶上啄窗玻璃。有人會以為這是魔鬼在阻擾他禱告。但事實是野鳥受到導師祈禱的吸引!!!」

「導師,你已經引導我藉著達成完美的各階段,抵達屬靈生命的盡頭。人可以作王…」

他微微一笑。

「還有七個更高的階段呢。經過我前面所說的大爭戰以後,運動員有可能屈從於身外境界,就是屬天的被提而進入新耶路撒冷這新的應許地。靈能在被提時被抓住,而沉思自存光。在屬天變像日的晚課中,我們唱道:『當蒙揀選的使徒在山上看見有如潮水澎湃般的你的光,無始的基督,以及無人能接近的你的神威的時候,他們陷入忘我之境。』身外境界和上帝的異象連在一起。我們說身外境界,不是指某些靜態事物,而是指屬天的臨在和屬靈的運動。它不是不活動和死亡,而是上帝堛漸糽R。教父說,當人唸耶穌祈禱文期間在身外進入天光之時,他停止用嘴唇祈禱。嘴和舌保持靜默,心也如此。於是,運動員在他泊之光的異象中喜不自勝。他領受了上帝的自存能。門徒所看見的是同樣的他泊山之光;是上帝永遠的國度。按照聖貴格利•巴拉馬說,此光是『未來世代的榮美』,『未來至善的實質』,『上帝的最完美異象』,以及『天糧』。那些配看自存光的人是新約的先知。因為,正如舊約先知可以跨越時間看見基督道成肉身的第一次降臨一般,那些洎思光的人同樣跨越時間看見基督在天國的榮華。」

他沉默了一會,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

「天光具有他的一切實存。甚至他的小屋也閃耀著基督的臨在,享受著『清醒的酒醉』。他看見了不可見的上帝。新神學家聖西面說:『上帝是光,祂的異象也是光。』按照神學家的保護者聖貴格利•巴拉馬所說,修士在那時刻看見的天光是『令人喜悅的神聖異象』。屈梭凱法洛的馬凱里也描述這異象說:『還有什麼比得上與基督有親密的交通更美好的呢?還有什麼比祂的屬天榮華更寶貴的呢?沒有任何東西比這光更甜蜜,透過它,每一個發光的天使序列和人都變得明亮了。沒有任何事比我們生活於斯、活動於斯、擁有我們的實存的今生更可愛。沒有任何東西比永遠的道成肉身之美更甘甜;沒有任何東西比永遠的喜樂更悅人;沒有任何東西比永恆的喜樂、尊貴、和無限的天福更珍貴。』換句話說,喜樂是無限量的。這是新神學家聖西面的描述。」

他拿起一本書讀起來。

「我坐在床上,脫身今世之外

在我的斗室之內,我看見

世界之外的祂出現在我面前,

我看見祂,和祂談話;我敢說我愛祂

祂愛我,

我吃,惟有這異象能餵養我;

我去天外與祂聯合,

我知道此事真實無疑;

因此我身在何處,我不知道。

我知道堅定不移的祂下降了,

我知道不可見的祂向我顯現了,

我知道和一切被造物分開的祂

在祂堶控筐我,將我藏入祂的懷中;

於是我脫身世外,

我原為世上微小凡軀,

卻看見世界的創造主在我堶情A

我知道不再死,固為我擁有永生,

因為生命的一切在我堶探擖X。」

導師以無比的嚮往讀這節。他的聲感人。他的眼睛發光。他的臉孔閃耀者無以言宣的喜樂。他顫抖的語聲,他的屬靈喜樂叫我熱淚盈眶。

他的面孔發光,由屬天的臨在繼續說。他如同摩西一般進入無知的屬靈黑暗,進入「燦爛的黑暗」,並且獲得「恆久的知道」和「難以言語形容的神學」。

他再次稍停片刻。我幾乎屏息忘形地等待著。

「甚至連身體也感受到光的甜美,而在此時刻經受到『改變』。」

「這是什麼意思?」

「恩典在靈能中發生作用,身體也參與其中,並且領悟到靈魂的無以言宣的奧秘」(聖貴格利•巴拉馬)。然後,身體『奇異地漂浮起來並且發熱』,就是它感受到光的異象所產生的不尋常的溫暖。好比蠟燭點燃時,其主體(蠟)立刻溫暖並且發光一般。」

「對不起,請容許我問一個問題。也許有些褻瀆,但我還是要問。身體這種『改變』,究竟是事實還是想像?是想像的溫暖嗎?」

「不,我的神父,不是的。這種『改變』是真的。身體在靈魂的一切狀態埵酗嚏C當身體成為魔鬼的奴隸的時候,身體本身並不壞,壞的是肉體的意念。另外,肉眼藉著聖靈得到變更和加強,變得可以看見自存光,光的異象就是肉眼的異象。聖經埵陶\多例子指出,上帝的恩典透過靈魂也滲進身體,感受到生命的行動-賜與屬天的恩典。

「你可否引用一些例證?」

「大衛的詩有許多作這樣的表示:『我的心腸,我的肉體向永生上帝歡呼』(詩八十四2)。『我心堶尨a他就得幫助,所以我心中歡樂』(詩二十八7)。在詩一一九103也說:『你的言語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我們還有摩西的故事。他拿著十誡從西乃山下來的時候臉面發光。『摩西手堮陬菬漍籅k版下(西乃)山的時候,不知道自己的面皮因耶和華和他說話就發了光。亞偏和以色列眾人看見摩西的面皮發光就怕挨近他』(出三十四27-30)。在大執事司提反身上也看見這現象:『在公令塈今菄漱H都定睛看他,見他的面貌,好像天使的面貌』(徒六15)。聖貴格利•巴拉馬相信,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祈禱時流汗,表示『祂向上帝迫切祈禱時身體感受的熱情』。」

「教父,對不起,我用不敬和世俗的問題叫你厭倦。我們這世上的人無法了解…請容許我再問一個問題。今天是否還有修士在禱告的時候,能夠看見自存光,並且經驗『改變』呢?」

他微笑道:

「如果聖靈停止在教會塈@工,那麼,『自存光的目擊者』也將不存在。聖山隱藏著許多珍寶,持異議的人是上帝的控訴者和仇敵。在聖大亞他那修時代,有些人對基督的神性展開辯論。到聖貴格利•巴拉馬時代,他們又爭論自存能的神性。我們則對目擊天光的聖人的存在提出爭議。今天,藉著恩典,有許多成聖的修士存在。世上生命的所以延續,有賴於這些成聖的苦修士。他們將被罪弄得黑暗的世界照亮了。」

「請容許問另外一個,或許輕率的問題。導師,你見過天光嗎?」

……

請本書讀者容許我不要描述那感人的景像,以及我們所談的話。我要在沉默的掩蓋下保衛它。希望讀者諸君諒解。

在沉默的包圍下停了一段長時間,我終於忍不住又一次干擾了苦修士的沉默。是的,我必須如此。時間有限,我必須多學習一些。難得訪問這位見過上帝的教父,我要盡可能多請益。

「教父啊,我再次道歉。你說即使是現在,阿陀斯山還是有修士見過自存光。我相信有修士可能見過許多次。但是這光一直是那樣亮嗎?」

「我們可以說有屬靈的光存在,並且有人在改變且得到加強後用肉眼見過它。屬靈的光是誡命,遵守的人就領受到。『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基督的誡命是『永生的道』,不是道德家的外在教訓。我們努力遵守基督的誡命所懷想的德行是火炬。信心是光,也是盼望和愛。上帝是真光和『世界的光』(約八12)。上帝的聖名是愛。『上帝就是愛』(約壹四7)。因此,我們說愛是一切其他德行的最明亮的光。悔改也是光,照在人的靈魂堙A引導人進入第二次浸禮之池,使眼睛從屬靈的大瀑布堿~淨。所有打過美好的仗的基督徒享有此光,尤其是那些脫離情慾追求潔淨的人會享有它,當然,這要按照他們努力的程度而定。神學家聖貴格利說『那埵頃銌b,那奡N有亮光;因為沒有其一,其二就無法調和』。正如我們解釋新神學家聖西面所說。人如果在今生見不到天光,來生也將見不到。」

「不過,」他繼續說。「有些人由於他們極純潔極努力,特別由於上帝的善意的特殊恩寵,就如他泊山上的三位門徒一般,得到屬天恩典的改變,配得以肉眼看見天光。甚至這媮晱i以觀察出層次。他們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所見到的像『大光』,使他們從心媗w喜。然而實際上,它只是一種朦朧的光。他們看見的所謂『大光』,是和他們常處成習的黑暗相比。他們現在經驗的一件事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在光第二次出現的時候,光又強烈了許多,只是人已經適應了異象…不過,他越接近屬天的本質,他越明白不可能目擊屬天的本性,這是教父所稱的『燦爛的黑暗』。」

「其中有許多事我不明白。」

「正如尼撒的聖貴格利所示,我就見到上帝的摩西的情況作審視,好協助你了解。當上帝從燃燒的荊棘中呼叫摩西帶領百姓去應許地時,摩西第一次在何烈山上看見了天光。第二次是上帝呼召他進入屬天的黑暗和祂在那堿蛫J之時。第一次是天光,第二次是屬天的黑暗。聖貴格利解釋說,人起初看見天光,是因為他習於生活在黑暗堙C不過,隨著時間的過去,他越接近屬天的本質,越能看見『不可見的』屬天的黑暗,『看見不可能看見的屬天的本質』。

我把整篇文章讀給你聽:『摩西進入黑暗然後看見上帝在堶惇O什麼意思?現在所描述的似乎和第一次上帝的顯現相矛盾;因為那時候上帝是在光中見到,現在卻在黑暗中見到。就屬靈而言,我們不要以為這和我們所想的事情的次序不一致。聖經所教導的是,對於那些領受為光的,首先想到的是宗教知識。因此,那些察覺為與宗教相背的是黑暗,當人在光埵酗F分就發生逃離黑暗。但當意念進步,憑藉越來越大越完美的堅忍,就在更接近審視時了解事實,將尚待審視的部分屬天性質看得更清楚。因而將所觀察的每件事物留下,不只是感官所了解的一部分,也有理智認為所見到的,它就繼續深入鑽研渴求了解,終於抵達不可見和不可理解的門徑而得見上帝。這是所尋求的真知識;這是包含不可見的見,因為所尋求的超越一切知識之上,如同一種黑暗一般,與不可理解作全面的分離。

正如聖貴格利所描述,通常的情形是,人從微(小)光的異象出發進入更明亮的(大)光的異象,直達『燦爛的黑暗』。按照正教途徑,為了瞭解前面所述,有關看見『燦爛的屬天黑暗』,我們需要知道教父的教導是什麼。按照教父所說,上帝永遠作為光來顯現而不藉以黑暗。但是當看見上帝的苦修士的靈能在『異象堙z要進入屬天的本質,並且與無法看穿的燦爛的屬天黑暗相遇。因此,屬天的黑暗不是上帝以黑暗來顯現,而是軟弱的人將上帝的本質看成『無法接近的光』。因此,屬天的黑暗是光,對人來說,是不可見的難以接近的光。上帝是光。祂說:『我是世界的光』(約八12),不是世界的黑暗。按照亞略巴古人聖狄尼修所說,『屬天的黑暗是難以接近的光,上帝住在堶情A它不可見是因為它極度的光輝,不易接近是因為超本質光的過度流出,每個在堶悸漱H自認配認識和看見上帝,其實並不認識也沒看見。』因此就這意義而言,屬天的黑暗超越在光之外。

不過,教父多次談到進入屬天的黑暗,看見燦爛的屬天黑暗,例如尼撒的聖貴格利就是如此。他談到他的弟兄聖大巴西流時說:『我們知道他多次進入有上帝同在的黑暗堙C』教父的意義不是指進入屬天的本質,而是指自存光優於『自然知識之光』;因為根據正教的教導,人在上帝的自存能埵酗嚏A而非祂的本質。聖保羅寫道:『…獨有權能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就是那獨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堙A是人未曾看見,也是不能看見的』(提前六15-16)。我的神父,為求扼要,我對你說,燦爛的屬天黑暗是為人著想,按照眾教父所說,也就是難以接近的屬天本質之光。但即使在他們談論目擊燦爛的屬天黑暗的價值的時候,他們也不希望表示屬天的黑暗優於自存光的異象,他們要表示的,是與自然知識,就是知識分子的知識之光的價值相比擬時的價值。」

「導師,我想問另外一個問題。當人看見光的時候,他還要繼續禱告嗎?」

「不,他不會。我們可以稱它為在屬天異象堛漪餖哄C他看見基督,在祂的臨在堥犰陶葝痋C然後進行無語祈禱。敘利亞的聖以撒說,如果祈禱文是種子,身外境界就是祈禱文的收穫。一顆小種子竟然產生大收獲,收獲者大感驚訝,看見上帝的苦修士目擊『耶穌祈禱文』的『收獲』同樣感到吃驚。身外境界是祈禱文的產物,在這期間,按照聖以撒的說法,『靈能不以平常的方式祈禱,而是藉著無法了解的事置身於身外境界;並且這是優於知識好無知』。這是『隱藏的奧秘的沉默』和『靈的無語』。教父稱這種狀態為『祈禱』,因為它是在禱告時賜給聖徒的最大恩賜,只是人們不知其真名而已。因為在那時候他停止了禱告。他提升到言語和概念以上。這正是教父稱這狀態為『屬天的安息日』或靈能的安息日的原因。正如希伯來人得賜誡命在安息日安息下來一般,屬靈的狀態同樣是靈魂的安息日,息下一切工作安靜下來。眾安息日的安息日表示聖化的靈魂的屬靈安靜,不再沉思被造物堛漱@切屬天原則,藉著愛的身外境界,完全穿上上帝,並且藉著奧秘神學,完全在上帝埵w息下來。人在那時候所作的惟一的事是哭泣。他眼淚傾流,不因為他知罪,而由於上帝的自存能的異象。它們是喜悅、快樂、和歡喜的眼淚。它們是提神和滋潤內心的『無痛眼淚』和『感恩眼淚』。是的,這些盈眶的眼淚在臉上如何似渠。然後,他被提了。『或在身內,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林後十二2)。靈魂體充滿無法以人言形容的喜樂。聖貴格利•巴拉馬引用亞略巴古的聖狄尼修的文章作說明:當喜愛與上帝交通的人擺脫一切依戀,將靈能與不停的祈禱聯合一起的時候,他奧祕地升上天,透過靜寂和沉默從上面審視一切被造物。『他將他的靈能和向上帝的不停祈禱聯合一起。藉此,他進入心移神馳境界,發現一條新的奧秘途徑升上諸天:就是人可以稱為的原始靜寂的不可測的黑暗。他懷著無法描述的喜樂停留於奧秘的身外境界;在靈堙A也在真實的安息和靜寂媞’陴Ⅲe;他飛躍在一切被造物之上。』在這關頭,所有屬世的東西全變成靈埃。它們變成垃圾。他不但不再感受到情慾的騷擾,甚至連自己的生命都忘記,因為愛上帝比生命更甜美,上帝的知識比任何其他知識更甜美。『哦,令人喜不自勝的神聖異象呀。』『哦,屬天的永恆!』『哦,屬天的甜蜜平安!』『哦,屬天的愛!』」

「導師,能不能請你稍停片刻?我覺得好暈眩疲乏。我跟不上你的升高。我受不了…」

他走近,拉起我的手,親切地說:

「我明白。是你要我繼續說的。所以我說了!我知道你的苦惱。我們在天光的異象之後,也感到極端疲乏,實際上被壓碎了。當屬天的恩典來臨時,它彷彿握著一條鞭子,鞭打著我們的必死之軀。我承認,許多次在舉行聖禮後我感到精疲力竭,需要休息,只有這樣才能恢復我的人類體力。我們如果想完全看見屬天的恩典,我們只有死去。上帝的愛關懷萬事。」

我們的交談停頓。四周一片絕對靜寂。在這間歇,你可以聽見一個修士一邊在園堸ㄞ鞳A一邊朗誦耶穌祈禱文。我深深呼吸。我的心搏動,彷彿要爆裂…我全身一陣狂熱。我接近了奧秘神學的至聖所-我接近了「初學者不可碰觸的事 物」。在下面的海面上,日光的反射沉入水中,海的一部分成為金黃。盡目力所及,只見一群海豚(在阿陀斯山上常可看見的現象)在海中嬉戲。它們浮起,隨即俯衝入金色水中。我想修士們這些天堂的熱愛者正如海豚。他們沉浸於恩典的水堙A只浮起片刻叫我們知道他們活著,然後再次隱退入上帝的『異象』堙C聖西面居住在自存的他泊之光堙A上帝的「愛人」有福了:

「穿上光明衣裳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穿的是嫁裳。

他們的手腳不再被捆綁,

也將不致被擲入永光。

那些在心娷I燈,

保持不熄的人有福了,

因為當他們在喜樂中離開今生之時,

將與手執火的新郎相遇,

引領他們走進洞房。

那接近天光的人有福了,

他們進入堶掖Q它吸收,

雿入光明堙A罪不再掌握權勢,

他們將不再傾流哀痛的眼淚。

向上帝獻上祈禱的修士有福了。

他們看見祂,親近祂,

超乎時空地感受祂,

因為忙惟獨在上帝堙A

不必察知人在身內或身外,

他聽見難以形容的話語,不必言宣;

他目擊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

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看見世界之光在他堶惕峖赤漱H有福了,

因為他在他堶悼巨|基督,

他將被視為其母,

因為這是在祂堶惆S有虛謊的基督說的。」

我身處如此燃燒之山之傍。我與一位已經在今生生活於天上實體的修士近在身側。大自然一片寧靜,寧靜也進入我的靈魂。上帝和樂園超越時間,卻也在時間之內,距我們甚近。在我們旁邊,在我們堶情A將時間與歷史分開。

「神父,我們停止討論…去外面一會兒罷。」

「不,不,」我說。「我還要多聽些。你說耶穌祈禱文是一門科學,是一所完全大學。我要你在今天晚上將我培植成科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