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五、恩典的降臨和撤回

「關於這一點,我覺得有責任給你稍作解答。苦修士對魔鬼的狡猾知之甚詳,但他們也知道牠的弱點和失策。他們憑經驗和知道撒但的恨,也明白基督對人類的甜蜜的愛。在這場戰爭中,上帝對人的愛更為強烈。主按照祂接近的步驟緩慢進入靈魂,散布恩典與喜樂。在每一場戰爭後,無法理解不可言宣的恩典、喜樂、和寧靜接踵而臨。西乃的聖貴格利說:『祈禱真正開始是內心的一陣溫暖,將情慾驅除,為靈魂帶來喜樂。』我們對這件事有強烈的感受,因為我們所經驗的情況是前所未知的。我們內心的一切都成為寧靜平安!『主耶穌基督可憐我罷』的祈禱文,成為三一頌:『哦,上帝啊,願榮耀歸於你』。因此,我們主要必須停止於耶穌一詞,因為耶穌臨在了。耶穌的記憶以內心為中心,如今不必費力,只需許多熱情就可以得到。每逢朗誦耶穌的聖名時,心媢y時甜蜜!我們不惜任何代價,也不願錯過極渴盼的如此屬天時刻。我那永難遺忘的導師唸耶穌祈禱文達六小時,卻感到似乎只有十五分鐘…喜樂像波浪一般湧來。然後心砰然起來。許多教父談論過這種心的跳躍。」

「導師,我記得聖尼歌德慕以相同的方式解釋『我靈以上帝我的救主為樂』(路一47)這聖母的祈禱。」

那時候,我確實記得聖尼歌德慕的教導:「他的心悸動、跳躍、和摶動,因為這永遠的喜樂;他充滿熱誠,奧秘派教父稱如此此的喜樂為由天的恩典感召而造成的心的『摶動』和『跳躍』。」他繼續說:「每逄聖靈藉著你用心念聖祈禱文而在你的靈魂塈@奧秘之工時,恩典臨到你,的心就會摶動。」我們教會有許多教父誤論這心的跳躍。例如,聖貴格利,巴拉馬說:「心由於愛慕良善的熱誠而摶動」,聖巴塞和聖大亞他那修將之看作恩典的徵兆。

「是的」聖潔且經驗豐富的苦修士說。「是這樣的。經過英勇和痛苦的戰鬥後,基督的恩典進入成們的心,哖它平靜下來。不過,這情形並非每個人都一樣。它要根據人的靈性進程和『隨自己的意思行,哖我們得益處』的聖靈的能量如何作用而定。開始時,恩典在祈禱期間以不同的方式出現,人也以許多不同的方式有分於靈。恩典是隨它自己的意思叫人知道和經驗的…,.我們有先知以利亞的檔樣。他感覺到『烈風大作,崩山碎石』。然後,他感到有地震、有火、火後有微小的聲音,『耶和華在那堙z。西乃的聖貴格利解釋說,聖靈臨到某些人,特別是初學者,就像懼怕的靈一般毀情慾之山,壓碎鐵石心腸,賜給他們悔改,叫他們為以前的罪惡人生流下眼淚。對於在祈禱中進步的人,它猶如地震一般突如其來,也就是心媟P到喜樂(如我們前面所說的發生心的跳躍)與火熱。對於更上層樓者,它的降臨猶如溫和的微風,猶如平安之光。初學者領受到「部分」的恩典能量,但更有進步者則領受到全部恩典。所以,正如你將會明白,每逢恩典臨到我們,都呈現更完美的程度,當然,這要按照我們個人的奮鬥和謙卑而定。」

那麼,恩典會來而又去嗎?」

「會的,」聖隱士回答說。「它來而又去,再次消失。上帝差來祂的恩典,又撤回。在這場精神競賽開始之時,它的撤回和再來之間的間隔會長一些。但在實行苦修後就會縮短。祈禱文運動員熟悉這些降臨情形,以及恩典的隱藏所在。」

「但是,這件事為什麼會發生呢?恩典的降臨和消失的目的何在?」

「它降臨是為了安慰緩和心,其去則是容許有融和、尋覓、與謙卑的可能。它撤走,好叫運動員明白它是來自上帝的恩賜,而自己則完全不配領受。許多修士從他們的經驗中知道,這種「恩典競賽」可以持續許多年。來與去!在第一種情況中,恩典以其降臨支持修士,用屬天的安慰充滿他。它彷彿在告訴他:『我在這堙C』以第二種情況言,它離開是為了將賜下的恩典吸收下來,這工作最困難。人為了將所領受的恩典吸收,需要極度的努力和迫切的禱告。曾有修士領受到恩典,以後又棄絕的情形發生。使從彼得不就發生過這樣的事嗎?他在他泊山領受到許多恩典,卻由於吸收不了,終於發生不認基督的事。恩典的吸收階段,和痛苦的尋找它連結一起。運動員(在它降臨後)如今知道它存在著,於是流淚尋找。他就像一個痛哭流涕的孩子尋找躲起來的母親一般:『我的光呀,你在那堙H我的喜樂呀,你在那堙H你為什麼離棄我,叫我心受苦?你為什麼隱藏你的面,叫我靈魂憂傷?你進入我靈魂的時候,焚燒我的罪惡。請現在再來,好將如同烏雲蔽日叫你躲避我的罪再次焚燒。藉著你的降臨鼓舞我的心。哦,主啊,你為何延遲?你可以看見我靈痛苦,在眼淚中尋求你。你究竟隱藏在那堙H你無所不在,我的靈魂為何看不見你,卻要在痛苦中尋找你?當你是個孩童時,至聖的童貞女和約瑟也同樣尋找過你。她找不到所愛的兒子的時候,你可能想像她是如何悲傷?』(阿陀斯的聖西羅瓦)。

薩諾夫的撒拉弗失去上帝的恩典,是因為他對他的兄弟感到憤怒。他悲慘到極點。但只有到這時候,他才了解被逐出樂園,喪失與上帝的交通以後的亞當的苦難。因此,聖撒拉弗在一塊岩壁待了一千日夜尋求屬天的恩典,直到獲得為止。」

「因此,」導師繼續說。「恩典撤走,好叫心渴求上帝,格外愛祂。它如今具有了甜美恩典的經驗,以及由於恩典不在而產生的罪的苦辛及空虛;然後它努力尋求,而不致喪失信心或陷於絕望。我必須再說,在許多恩典發展出靈能,並且將它引入身外境界以後,恩典隨即極迅速地放棄它(尤其當靈能仍然處於純理工作的起始之時),以致『它不會死』,就好像一個小孩子吃得太多會嘔吐一般。新神學家聖西面說:

『於是,正如光和微輝

籠罩意念,突然將它引入身外境界之時,

卻又迅速將它放棄,以致它並不會死,

看見的人既不能了解,

也無法回憶其美,因為它走得如此快,

以致他,作為一名孩童,吃不下完美者的食物,

以免脹破,受傷,或嘔吐。

從此以後,它引導我們,加強我們,教導我們,

在我們需要之時,它來了,又去了。

此事和完美者一起發生,

但在我們遭遇困難完全耗竭時,它又來拯救。

它從遠處興起,叫我感到它在我心內。』

「恩典的降臨和撤回也有另外一個拯救特性。它來臨片刻,將人的情慾潔淨後即離去。它再來又將另外一種情慾潔淨等等,直到人藉著屬天的生命賜與恩典的協助之下,能夠將靈魂的負面部分淨化為止。經過許多努力和許多犧牲,恩典多少在內心穩定下來,然後,不可破的平安佔了占風!恆久的安靜!始終持久的甜美!靈魂成為他泊山!天堂降臨地上!上帝的國在心堙I聖三一和我們同在了!人按照上帝的形像和樣式而造!

我自思上帝的愛何等偉大!我近來讀到一些東西,完全與導師所說相合:『你如果未曾經過魔鬼的活動、陷阱、和攻擊的試驗,不會明白也不欣賞聖靈賜給你的恩惠。你如果不認識殺人的邪靈,就得不到賜與生命的聖靈的知識。你不會真正認識生命賜與者基督。』基督的愛何等偉大!祂知道如何利用魔鬼的詭計行善事,如何從苦中取甜,如何將魔鬼的恨改變為對祂自己的愛。於是我們明白,無論魔鬼作什麼,到頭來只有自殺一途。牠毀掉自己。當然,牠對人作戰,由於牠也是個個體,具有創造主所尊重的自由,上帝容許牠為所欲為,但也出於憐憫和愛而限制牠的破壞工作。我曾聽見一位苦修士說,上帝用祂的愛將微不足道的驕傲改變成謙卑,好吸引祂的恩典。也就是說,基督徒一旦感到驕傲就跌倒。跌倒後,他悔改,領受屬天的恩典,就變得更謙卑。他如此一點一點地將那撒但似的不純潔的驕傲之罪洗淨。所以,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地一再重申,是魔鬼毀了自己,牠被擊敗了!」

導師站起來說:

「是晚禱的時候了。我們用祈禱來敬拜。請進室內唸耶穌祈禱文,直到我叫你出來繼續談話。我們決不可忘記『甜美的』耶穌祈禱文!」

我走進他所指示的庵室。他極重視我,他停下來很好,我可以休息一會。庵室極小,和聖山上的所有庵室完全一樣。堶惘酗@張小而硬的床,是由兩條木腿支撐起來的幾塊厚木板,板子上有條毯子,沒有任何東西叫你想起世上的舒適。一張小桌子上放著一盞被油煙燻污的舊油燈,一張凳子供長時間的晚禱用。牆上有基督聖像,再過去一點是上帝之母像,阿陀斯修士特別敬愛她,因為她是視察員,保護者,和阿陀斯山的聖母。在庵室堙A尤其在牆角有些不可少的補充物,是幾張蜘蛛網。在這婼眽鄑鋮鴟伅“@勤快的清理吧!我走進去才匆匆一瞥,就重重仆倒地上。我雙掌重疊放在地上,頭部緊貼手掌,開始唸耶穌祈禱文,有時微聲低語,有時大聲疾呼。我不斷復誦重讀,有時是「主」,有時是「基督」,有時則是「可憐我罷」一語,好像祈禱文牢牢銘刻腦海。我不知自己在庵室地上俯伏多久。因為此時此刻,時間彷彿已經停止。我想起自己的罪,以及身處有上帝在的聖父之中,不禁哭泣。我從內心深處讀出聖屈梭多模的名句,有些人曾經誤以為他不希望修士生活於修道院。『在世上發光的人有福了。』他們有福,是因為『他們的斗室免於任何噪音,他們的靈魂免於一切情慾和弊病,他們的光溫柔,比那最薄的空氣更純淨。他們的工作是亞當在起初,在墮落以前,當他穿上榮裳與上帝坦然對話,居住於充滿祝福之地時的工作』。」

一會兒後,我聽見門徒有聲音傳來,叫我知道導師在等待我繼續討論。我懷著明顯的喜樂表示,以及由於祈禱被打斷所表示的悲傷走向隱士。

他問我:「你怎麼找到這間歇的?」

「我說不清,我無法回應,」我說。(有誰知道,或許當我在庵堛漁伬唌A他一直為我禱告,因此我才會感到扎心)。

一會兒後,我說了。

「我感到平安在我的靈魂堻v漸升起。為罪憂傷,又為我的耶穌之愛感到喜樂。是的,祂愛我之深超出我的想像。我相信你一定有這樣的感受。或許由於基督的恩典臨到,在攷攷不倦地複誦耶穌祈禱文後,流注我的生命所產生的結果罷。」

「這是正確的。惟一的事是,耶穌祈禱文的果子多此眾多,人無法盡數。耶穌祈禱文猶如一棵甜果纍纍的樹,一果勝於另一果。」

「請將『沙漠堻抳X福』之果賜給我一些,因為我毫無屬天的恩典可言。也請為我安排屬靈的收獲,叫我至少能夠加以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