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四、魔鬼之戰及抗衡

「你剛才告訴我,魔鬼要不擇手段地和我們戰鬥。牠為什麼要打擊我們,會循什麼途徑,使用什麼手段?我們又如何辨別人們對『耶穌祈禱文』的想法?許多人各有所見,我們不清楚魔鬼灌輸了什麼思想到他們意念中去。我很聽你的見解。」

睿智的聖隱士再度拿起「沙漠之父語錄」,緩緩打開讀道:「弟兄們也問他(爸.雅家桑);『在一切善工中,需要作最大努力的是什麼德行?』他回答說:『對不起,我認為沒有任何努力比得上向上帝的祈禱。因為每逢一個人要禱告,他的仇敵魔鬼總設法阻止他,因為牠知道無論一個人作了什麼善工,總會阻礙牠的魔道,人若堅持,就會得到安息。祈禱是堅持到底的戰爭。』

他關上書繼續說。

「聖教父教導說,人即使並非一直處於鬼魔的支配之下,仍然受著牠們的影響和頑固的放視。鬼魔不斷地環繞人的靈魂糾纏,或透過感覺(當目標近時),透過想像(當人或目標距離遠時),或藉肉體的背逆,不擇手段地叫信徒犯罪。由於整個人由靈魂體構成,會因為容忍撒但的影響而被牠所擄。尤其在唸祈禱文時,惡者的敵對策略越發明顯。從事於屬靈戰爭的人,目擊惡者猛烈地步步進逼。他們目擊魔鬼毫不隱諱地使用各種手段,要使他們的靈能離開上帝。他目擊惡魔的詭計,非置牠所恨惡的良善人於死地不可。按照苦修士聖馬可所說:『魔鬼看見靈能在心媄咩i,就煽起惡毒的試探。』牠恨人恨到極點,再看見人可能藉禱告成為天使,佔據魔鬼墮落前所擁有的位置,恨意就更強烈了。尼撒的聖貴格利描述魔鬼存心不良的妒忌由人的聖化而引起:『當人準備與上帝一起獲得君尊,牠們(鬼魔)卻墮落而喪失此關係的時候,牠們真是妒火中燒。』每一位苦行者與魔鬼的戰爭都訴說不盡。不過,看見牠們的行為,苦修士真有些可憐牠。」

「他們可憐牠?對不起,我真不懂如何與為何呢?」

「他們可憐牠,是因為牠墮落和牠的可憐兮兮的境況。牠雖然是為服事上帝榮光上帝而造,卻沈淪至反對祂的屬天工作,反對祂所深愛的人。魔鬼努力想破壞合一。牠將漫長持久的破壞賦以形態,成為異端的始作俑者。上帝要合一,牠要分裂。上帝要拯救,牠要破壞。牠永遠要唆使人背逆上帝,背逆教會。」

「那麼,苦修士又從那堭o到力量去關愛牠呢?」

「他們是從豐富的恩典塈鋮鴘滿C他們心媥皉酗茼h的恩典,於是他們要愛所有的人直到永遠。他們去除激情,心胸變得寬敞,因此極端渴望將所有的人涵蓋於其中。所以,淨化的苦修士愛聖三一,愛上帝的至聖母親,聖徒,罪人,大自然,以及動物…又由於『仍有餘地』,他們也愛魔鬼…他們覺得牠只不過是個與天與賜與生命的恩典相隔絕的死靈,而牠還要將死七傳遞給接近牠的人,或者企圖傳遞給那些掙扎著尋求拯救的人。滿有上帝的愛的聖苦修士想道:地獄已經為魔鬼和牠的爪牙預備好了!他們又怎能不感到憐憫呢?」

我說:「我們忽視了魔鬼的主意了。我們處於肉體激情的黑暗中,由於我們的世俗想法而盲目,以致被牠所擄。我們未曾得到基督的豐富恩惠,因此,藉著如此的亮光,我們可以看清魔鬼的一切狡猾的罪惡活動。由於你目擊牠的掙扎和牠的苦況,可否請你告訴我們,牠是如何叫人不能專心禱告,不能專注於與上帝聯合呢?」

「我親愛的神父啊,無論我向你說什麼,了解起來都有困難,在你聽來,我所說的可能顯得奇異和莫測高深。即使是生活於世上的修士,對於聖山修士的爭戰,與魔鬼的兇猛玫擊活動,也未見得了解。我們要在每一步上看牠。為了幫助你,我要告訴你幾件事。」

我呆若木雞,我的眼睛睜大,我豎起耳朵準備傾聽聖修士的智慧,探知魔鬼的複雜詭計。聖修士不明說他所談的得自他個人的經驗,卻將魔鬼對付那些專注於耶穌祈禱文的人的策略作出描述。」

「我們預備禱告的時候,魔鬼也同時在預備攻防大計。祈禱文運動員務必知道這件事,等魔鬼發動第一次突襲,以及後續的動用一切可以支配的火力向祈禱者猛撲而到時,才不致驚慌失措。(聖隱士說的時候,我感到自己是在一個身經百戰,贏得許多勛章和光榮勝利,戴著許多桂冠的將軍面前)。開始時,牠(魔鬼)叫他禱告分心。唆使他從事其他的社會活動。然後,牠引入各種人、事、和情況…」

「我想聽一些我們生活在這世界上,所不知道的一些明確的方法。容許我向你透露一些事。現在你叫我恨惡魔鬼或牠的工作,但同時又覺得可憐牠了。」

「是的,我的神父,我們也每天經驗。我們感到牠所作的可恨,但又愛牠,好比對騙子覺得可悲一般!不過,為了給你的問題作答,我這樣說:耶穌祈禱文的宗旨是將君王基督帶進我們內心,叫上帝的國在我們堶措顯,並且將如今被罪的灰燼掩蓋的恩典之火花點亮。如此,『願你的國降臨』才能實現。只是如今,像我前面所說的,心被罪霧籠罩,鬼魔在上面亂舞。在心的表面上(不在中央,因為只有聖靈的自存的能量,由於自存,才能和靈能相聯合),魔鬼自稱掌權且控制一切。我的神父,請相信我,有時候我感到自己的心像個動物園。我堶悸瑪E情有如咆哮的動物。有上帝同在的聖貴格利.巴拉馬描述得好:『人原來注定要成為上帝的兒女,哎呀,卻變成一個殺人犯;不但可以比作野獸,還簡直是爬虫和毒物,是蠍子,蛇,和虺蛇的子孫。』於是,藉著耶穌祈禱文(在意念吸收了耶穌最甜美的聖名以後),我們努力求榮耀尊貴的基督下降入心,將藉著各種激情遮蔽靈魂覆蓋恩典的魔鬼驅逐出去。於是,靈魂藉基督臨在得到啟迪。它領受到『恩典中的恩典』。好啦。主越下降入心,魔鬼就越發哀鳴著敗逃;牠的哀鳴的回聲仍然向我們發出試探。」

「神父,你這是對我說嗎。我記得那些被鬼附的一旦看見基督,就喊叫說:『上帝的兒子,我們與你有什麼相干?時候還沒有到,你就上這堥茈s我們受苦嗎』(太八29)。我也記得一位年輕人被附的事。主說:『你這聾亞的鬼,我吩附你從他媕Y出來,再不要進去。』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的抽了一陣瘋,就出來了(可九25|26)。我覺得這和你所說的有關,對不對?」

「是的,你是對的。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使之明顯可見。主下到陰間去的時候,將相信祂的義人釋放了。在我們教會崇拜時,陰府的受難者會活生生地出現;今天地獄呻呤哭喊:『我要是沒有接受馬利亞的兒子還好些,因為祂到我這堥荅}壞我的能力;祂將銅門打碎了…我失私了原來被我統治的人;我用力量吞食了他們,可是現在我又得將他們吐出來。被釘的祂倒空了墳墓』(四旬齋三重頌)。畢竟基督自己也說:『人怎能進壯士家堙A搶奪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財』(太十二29)。這是說,基督下降入心,就是魔鬼現在作怪的地方,趕走魔鬼。牠自然要哀號咆哮了。因為主來『除減魔鬼的作為』(約壹三8)。詩篇一○四篇有『日頭一出,獸便躲避』一語。奧秘之父也教導說,太陽剛出來,野獸就躲進洞穴,就是牠們的窩;當恩典的太陽在我們心中升起時,鬼魔也就逃走躲起來了。

「魔鬼既被捆綁,牠自然就沒話說了。」

「但實際上正相反。牠格外恨人,現在要從(心)外面進攻,不擇手段地壓倒信徒,在上帝的恩典被遮蓋的時候重回人心。「便去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戰鬥(太十二45)。試探的整個意義就在於此。想像是撒但的最狡猾武器;想像過去,想像未來;想像善工,想像壞工。各種思想進來盤據靈能,以致它不再靜思耶穌的名。牠努力叫人不要對上帝感興趣,不愛祂。牠首先哄騙人回想以前及現在所犯的各種錯誤。聖教父說,這場戰爭和以前的情慾一樣猛烈。他要為每一件逸樂付出相等的痛苦。在教父的苦行生活堙A逸樂和痛若有密切的連繫。逸樂導致墮落和痛苦;正是如此的痛苦叫人回復至原始狀態,並予醫治。人吃盡苦頭。他為每一項思想和邪惡的樂趣付出等量的痛苦,從而恢復平衡。多年前他感到快樂的事那時已忘,如今分外強烈狂暴地襲來。他聖至因而感到厭惡和絕望。褻瀆的思想臨到祈禱運動員。」有經驗的導師繼續說:「他甚至對信仰的大事,如基督的神性,至高上帝的聖母和聖徒的純潔等,也疑心重重起來。許多時候,從事爭戰的博鬥者竟在不知不願之下將這些思想用言語表達出來。

另外有些時候,怠惰的鬼來了,叫他離開導師,認為有別人比他更好。許多時候,他心堿あ雂犰僊鴷L的導師的強裂恨惡。有些情況,門徒到導師面前流淚,鄙視來抗拒褻瀆的思想。惟有這樣,它們才會消失。褻瀆的思想受至魔鬼的激發,不是我們的。我們在此要肯定主的語言有正當性:『你們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太六24),就是說,靈能不可同時作兩件事。它不能一方面沈醉於耶穌祈禱文的甜蜜,一方面又懷疑祈禱文或教義真理的能力。後者出於魔鬼的玫擊。如果褻瀆的思想繼續攻擊我們,需要加以鄙視,屬靈之父也需要作告白。這樣,它就會立刻消失。另外,同樣的事會發生於執拗的思想堙C尤其在禱告的時候,必須固執的思想作出告解。於是,隱藏在底下的魔鬼立刻消失,就像石頭一拿開,蛇就失蹤一般。對於睏倦,需要作特殊的努力。在這堛陀斯山上,許多教父製作一條腿的凳子,當他們打瞌睡的時候,他們會跌倒就醒了。事實上,他們是對魔鬼作戰,而不是對他們的身體作戰。我也遇見過一位修士,他在庵室媢w備了滿滿一盆水,當他想睡的時候,就將它從房間一端拿到另一端,以這樣的方法對抗睏倦的邪靈。

祈禱文運動員必須也要將他的導師『在基督的預表堙z看作摩西。藉著導師的能力和禱告,他脫離了埃及的奴役,從法者的暴政(情慾)下得到拯救。祈禱文運動員絕對不可以觀察導師的弱點,因為魔鬼會加以誇大,而要看他對上帝的愛以及他的良善資產。如果偶然發現他的導師也有許多罪和情慾,必須避免判斷他,而必須將之看作自己的罪,為它們流淚。新神學家聖西面非常生動地描述這態度說:『如果你住在修道院堙A永遠不要跟按立你的屬靈父親對立,即使你目擊他犯姦淫或醉酒等,你認為在修道院是壞的事情;即使你被他打罵被他羞辱或受其他的苦,也不可和他作對。不要和侮辱他的人坐在一起,不要和計較他的壞事的人走在一道。要忍耐他到底,不要斤斤計較他的壞處。而要將你所看見他作的許多好事存在心堙A強迫你自己只記住這些。要將你目擊他的錯誤不當的言行看成自己的罪,責備你自己,為這些言行悔改流淚,卻要將他看成聖潔的人,求他的祝福。』祈禱文運動員應該如此行,避免論導師,以免順服和謙卑(順服的根基和最後結果)失去,拯救本身也告喪失。祈禱文運動員必須憑藉不懈的克己和大忍耐來克制怠惰和逃避主義;面臨自身的攻擊時也必須忍耐。」

「自身的攻擊!這是什麼意思?」

「請聽我繼續說,因為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因為你不明白苦修生活,當然會覺得奇怪。」

「聖隱士,我要學習。奉耶穌基督的名,我求你教導我。現在我找到了你,我不願意失去學習的機會。請告訴我罷。」

我明白他的難處了。對於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他能告訴我們什麼才好呢?

「我不會對你說許多,只告訴你幾件事。庵室外面的語聲,笑聲,噪音,彷彿聽見許多人聚在一起似的,都聽得見。於是(魔鬼)將我們的注意力從耶穌祈禱文移開。許多時候,魔鬼親自接近祈禱文運動員。處於這種情況,他(運動員)感到極端恐懼。他的靈魂和身體都陷入巨大的痛苦,其劇烈竟不能和我們處於罪犯面前所感到的恐懼程度相比。因為地獄本身接近他了。魔鬼化身各種動物來恫嚇運動員。據說聖沙巴生平曾遭遇撒但取蛇、蠍、獅等形像。『當他在午夜時坐在沙地,撒但化身為蛇和蠍恐嚇他。另外一次,撒但又化身為可怕的獅子走向他叫他恐懼。』有時候鬼魔手持火把,作熱要燒耶穌祈禱文運動員。正如聖西面所說:

『牠們站在那堨H為

能恫嚇我;

手持火把作勢

要焚燒我;

牠們大聲咆哮…」

又有時候,當運動員坐在凳子上背誦耶穌祈禱文的時候,他感到有兩隻手作勢要勒他。牠們緊緊勒住他,不讓他繼續祈禱。他雖然唸耶穌祈禱文,在『主』這個詞以後竟無法繼續,無法唸出拯救人的『耶穌』一詞。他結結巴巴地唸耶、耶、耶、耶…他一旦努力說出全詞,魔鬼就失蹤不見。從各修道院來的修士告訴我,魔鬼甚至發動『全面』進攻,企圖恫嚇他們;尤其在他們預備舉行通宵祈禱時更是如此。」

「所謂『全面』進攻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同時向兩位、五位、十位修士攻擊,想叫他們窒息,或作其他的事傷害他們。有一個修士恐懼萬分,就離開自己的庵室,懼怕而恐怖地躲到導師庵室的外面,直到甦醒為止。由於這原因,世上的人不知道通宵祈禱的重要性。通宵祈禱可以焚燒狡猾的魔鬼,將牠消滅。因此魔鬼要盡一切手段叫通宵祈禱舉行不成,因為牠知道,牠受不了了整夜祈禱的打擊。所以他要煽動新聞記者和其他人的思想,阻止通宵祈禱的進行。因此我請你在自己生活的地區,不可省略這工作。多作通宵祈禱,才可以驅逐魔鬼。」

「導師,我們真有罪呀,竟感受不到魔鬼的人身攻擊。牠既然控制著我們,為什麼還要攻擊我們呢?我們如此充滿罪惡。」

「可否容許我作個小建議?」

「當然可以,」我說。「我不但容許,還求你呢?」

「你不應該表示你有罪這觀念,魔鬼不必親自動手,因為牠欺詐。魔鬼可能叫你自投羅網。」

「牠如何作呢?」

「當你說,由於自己有罪而不值得魔鬼下手,魔鬼聽見了。等到有一天你作善工,例如實行一件德行,牠出現了,給你一個印象覺得自己是大人物,產生驕傲和虛榮。」

我彎下身來拿起他的手,懷著敬愛親吻了一下;他經過多年的屬靈戰爭所獲得的屬靈智慧,令人肅然起敬。

他繼續說:「許多時候,魔鬼出現和祈禱運動員談話。牠向他挑戰,企圖和他討話。有時候他責備運動員,有時候讚美他,有時候加以嘲笑,有時候又將某些事蹟作錯誤的解釋。在這屬靈的爭戰中經驗欠缺的人開始和魔鬼對話,回應牠的問題和攻擊。但這是錯的,對初學者更是如此,由於缺少經驗而敗北,雖然有時候魔鬼似乎被他們的回答擊退了。混亂和懼怕依舊存在。以後他們回憶當時情景和自己所說,會感到顫抖痛苦。教父建議說,沒有經驗和充分能力的人不應該回答。他們必須不理會魔鬼,並且藐視牠。難思想戰中,他們必須持同樣的態度。輕視魔鬼,堅持耶穌祈禱文都屬必需。」

稍停一會,他繼續說。

「在這些試探期間,我們要孜孜不倦於耶穌祈禱文,一般來說,我們要持守祈禱狀態。我們說『祈禱狀態』包括正當的禁食,守夜,刻苦己身,緘默等,全都與順服有關。我們藉著屬靈導師的祝福這一切。」

「為什麼苦修(禁食、守夜、緘默、俯伏)與祈禱文密切連繫一起稱為祈禱狀態呢?」

「身體參與祈禱工作。由於身體也要領受恩典,因此也必須努力。而且,我們要為藉著苦修和苦難領受恩典創造必需的條件。聖貴格利.巴拉馬引用祭司職分的奧秘支持這看法。在授職聖事中,屬天的恩典不僅藉著靈能祈禱分授與未來的執事、祭司、或主教,也要藉著按手這身體的合作。主教不只祈求屬天和賜與生命的恩典降臨,也按手在接受聖職人的頭上。同樣情形也發生於耶穌祈禱文。只作靈能祈禱是不夠的,身體也必須合作,因為人不只有靈魂,也包括身體來共同構成,因此身體必須得救。所以,我們依靠教會可以有把握宣告,凡是拒絕祈禱的基礎,懼怕、眼淚、痛苦、沈默的人,就拒絕了祈禱本身的本質。我再說一遍,這一切都必須藉著我們屬靈父親的祝福來完成,魔鬼才不能利用我們。」

「我承認這是一場艱苦的戰鬥。正如你向我描述的,祈禱這工作是艱難的工作。所敵從事如此的戰爭對我們,使盡詭計與波浪,發動牠的整個撒但王國要致我們於死地,誰能忍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