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三、「耶穌祈禱文」的方法

「導師,多謝你作出這些生動的解釋。到目前為止,我一直跟隨著你。我可以牢記註祈禱的各階段,就是這件聖事是如何發展的。不過我想問,這件工作是否不費力就可以作成。你努力過盡過力嗎?上帝的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太十一12),難道在這領域,就是耶穌祈禱文不需努力嗎?因為品嘗過上帝之國的人是努力過的。我從聖貴格利.巴拉馬的著作得知,自存光的異象是天國,那麼,應該從何處著手?」

「努力當然是需要的,因為阿陀斯智者說,運動員必須流血流汗。在這件事上,可以應用教父所說:『奉獻你的血汗,取得精神。』即使亞當處於上帝的榮耀臨在的狀態,卻由於不肯努力,以致喪失了樂園。為了贏得屬天的恩典,需要多多努力。那些認為不必努力的人是錯誤的。聖馬克西母說:『不講求苦行的屬靈知識是鬼魔的神學。』例如,在墮落以前,由於天使連線不絕的榮耀歌頌,作起禱告不必費力。但在墮落以後,努力則屬必需。上帝之國堛爾q人將可重複以前的狀態。」

「請描述如何努力。」

「人所作的第一件主要努力是集合他的靈能,將它與周圍的事物,物體,環境,事件,壞思想,甚至好思想分開。因為靈能一旦離開上帝,就喪失生命的源頭,變成死的,就如離開水的魚一般。這正如敘利亞的聖以撒所說:『發生於離水的魚身上的事,也發生在不再記念上帝,步入歧途只思念世巷界的靈能身上。』墮落以後,靈能看來就如奔跑不息的喪家之犬。又類似比喻中的浪子,一心只想分得家產(蒙著欲望和自己的意志)離家出走,『在放蕩的生活中』揮霍淨盡。這是眾教父,尤其是聖貴格利.巴拉馬所說,我們前面也說這是內在生命的經驗之談。」

「好思想呀!」我喊道。「但是如何集中靈能呢?」

「和發生在浪子身上的情形一樣。我們在聖經上讀到什麼?『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媥j死嗎?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堨h…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堨h…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路十五17|24)。他們就快樂起來。

流浪的靈能也需要從歧途上『醒悟過來』,感到在父家是多麼甜蜜幸福,於是回家,享受那盛筵。它將感到極大的喜樂。將聽見『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路十五24),死靈能又活了。惟有當靈能進入心,才能創出喜樂,就如海外遊子重回家園一般。修士尼奇福洛寫道:『就如海外遊子重回家園喜不自勝,因為他再次與妻子兒女團圓,靈能與靈魂重新聯合,同樣充滿無法以言語形容的喜悅快樂。』

心要先作暖身運動才能將靈能集中。當太陽下山時,我所尊敬的導師要坐一會,好從大自然獲得他的內人狀態的形像,然後他的心準備好了(『暖過身了』)就開始吟誦耶穌祈禱文直到清晨聖禮舉行之時。然後…」

「導師,請容許我插嘴。我不太跟得上你。『將心暖一下』是什麼意思?心怎麼暖法,這工作對耶穌祈禱文有什麼必要?」

「浪子的例子可以幫助你了解。『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媥j死嗎?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堨h…』(路十五17|18)。這是說,他想起父家的豐富,同時看見自己這淒慘光景,於是立刻匆匆回到父親那堙C他費了極大的努力克服自己的意志和欲望,才作出回家的決定。

對於耶穌祈禱文,我們也要作同樣的事。我們努力知道自己的罪,但這只是表面,是外在的,我們感覺自己彷彿在法庭受審。懷著如此的感覺,『可憐我罷』的呼喊開始了。這時候我們必須呼喊,因為呼喊,禱告才不會分心。教父們說,人們如果想作深度祈 禱,想過深度的修道生活,就必須呼喊,必須經驗強烈的自罪,自責;認為自己的比別人更壞,認為自己猶如生活於錯謬與無知的黑暗之中的污穢禽獸一般。正如聖大巴塞爾所說,他應該『就他個人而言,取檢察官的立場,不待原告指責,就起而控訴自己的罪…』換句話說,他應該首先自罪,箴言就教人如此,才預備好自己作禱告,敘利亞的聖人撒寫道,我們開始禱告前,先跪下來,雙水背剪,思想自己被定罪了。然後,自責的思想發生。每一次情形可以不一樣。我們必須集中思想,不可以為是幻想。然後,靈能降入悔改之心,我們開始哭泣,祈禱就不致煥散。我來用一個世上的例子來說明。一個世上的人想起某一個人攻擊他,這思想徘徊不去,他感到一陣心痛不由哭泣。實行耶穌祈禱文的人發生同樣的事,卻不致產生這些世俗的自私思想。他會想:『我叫基督擔憂了,我叫自己遠離了屬天的恩典。』這感情可以深深傷他的心,當悔改的靈刺傷他的心的時候(不是外力),比肉體受的傷更厲害。這傷叫靈能一直待在上帝那堙A受傷的人甚至夜晚無法入眠,彷彿坐在火炭上一般。

因此,他強烈地唸十五分鐘耶穌祈禱文是可能的;他受傷的心整日整晚都記憶著耶穌。這稱為不止息的祈禱。我再說一遍,他在幾分鐘的流淚懇禱後可以達到這境界,並且感到耶穌祈禱文的能量在他堶惘s在許多天。

我必須強調,要耶穌祈禱文在我們堶惕@用,知道自己不配是絕對必需的。大進步依靠強有力的知罪。沒有如此的認識,就不存在真正的禱告。因此,祈禱應該與憂傷相連。教父的確教導說,升天和自卑連在一起。我們的注意力沈入靈魂越深,我們越能發現自己的秘密心;藉著悔改,天國降入心中,使之成為樂園和天堂。『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三2)的勸誡永遠強有力。我們惟有藉著悔改才能進入國度的異象。」

「知罪的人是否有可能感到失望而屈服呢?」

「當然可能。如果發生這樣的情形,表示魔鬼將罪的念頭放進他的思想,將他引入絕望。我們知罪的時候,要轉向上帝祈求祂的恩典,這表示這是出於一帝的恩典,是基督的恩典之能。

撇開知罪不談,導師說暖心還有其他途徑可循。就是死的思慮。他會想:『我去死不遠了,魔鬼一會兒就要來取我的靈魂了。』這種並非幻想的思想,引起懼怕而催促人禱告。修道院院長提阿非羅建議一些事,可以指導我們多想或少想,記載於沙漠教父的語錄中:『我們的靈魂一旦離開身體,我們將有何等的恐懼,何等的戰抖,與何等的焦慮。然後,那幽暗的統治者,指揮那邪惡的世界,執政的,掌權的,邪靈這些仇敵的勢力對付我們。牠們如同訴訟一般指控我們的靈魂,將我們所觸犯的罪,無論是有意的、無心的,或者己經除去的,都擺在我們面前。這些仇敵勢力無所不用其極地指控我們的靈魂。再者,在宣判以前,你想靈魂會如何焦慮等待!那痛苦怎可想像。但另一方面,屬天的能力站在另一方,提出靈魂所作的善工。靈魂居中接受審判,是何等的懼怕戰抖,直到公義的審判作出裁決。如果靈魂勝訴,鬼魔就被天使押走受罰。從此以後,你再也不必惶惶不安,你將活在「歡喜快樂」之中。經上的預言『憂愁歎息盡都逃避』於是應驗。

然後你得到釋放的靈魂將得到那喜樂,堅立於無法形容的榮耀之中。不過,如果生活得漫不經心,終將聽到可怕的聲音:『將那不敬畏上帝的帶走,叫他看不見主的榮光。』憤怒的日子,若難的日子,黑蔭的日子隨即捕捉住靈魂。

靈魂被棄於外面的黑暗中,定罪投入永火,受到永無窮盡的刑罰。那時,世界的浮華何在?虛榮何在?肉體生命何在?逸樂何在?幻想何在?悠閒何在?

驕傲何在?財富呢?尊貴呢?父母兄弟呢?靈魂陷入烈火中,誰能救它脫離痛苦,脫離劇痛呢?(取自沙漠之父語錄)

其他適當的思想,與樂園的甜美,聖徒的榮耀,以及上帝的大愛,特別是信徒共享神聖的奧秘等連繫一起。」

「導師,有人聽見這些思想,表示懷疑不信。對這些觀點不表同意的,還包括許多神學家,甚至屬靈的教父。他們宣稱這一切不適合向活在世上的人傳講,他們甚至反對聖教父,他們將眾教父分成神秘派和社會派。他們贊成叫作社會派的,因為他們的教導比較『符合實際』,而神秘派教父的教導,他們認為適用於修道院。我不知道這些觀念真確到什麼程度。」

「你觸及一個分枝很多的大題目,需要花許多時間來探討。是的,我可以提供一些一般答案。我兒,首先不可以將教父分成神秘派和社會派,就是作無懈可擊的分隔,好比不可將神學分成神秘神學和非神秘神學,或者將屬靈的生活分成世俗的和修院的生活一般(例如,某些教訓適用於平信徒,某些適用於修士);因為東正教的所有神學都是奧秘神學,所有的屬靈生活都是苦行生活。此所以我們的全部聖教父,都有共同的思想方式,共同的生活,以及共同的教訓。他們都得到與上帝同在的蒙福狀態,有基督在他們堶掩P他們聯合;有聖靈在他們堶惕@工。因此,奧秘的教父永遠也是社會的,所謂社會的也必然是奧秘的。教父也是社會的,是他們作為奧秘的這事實的放射。他們從事社會關懷的人,不只是社會學家,心理學家,道德家,或學究,而是名實完全相符的神學家。他們自己首先經驗上帝,然後才幫助別人經驗祂。他們的社交性因此屬於神學的範疇,也就是屬於基督堛漸糽R,就是在『在聖靈堙z的生命和『在教會堙z的生命。

所有的教父觀點一致。他們作為祭司或修士,共有正教神學和教會思想。因此,將他們分成神秘派和社會派是犯了大錯誤,因為這種劃分在屬靈生活上造成許多後果,是褻瀆聖靈。」

「你是否認為有些教父,如聖巴塞爾或聖約翰.屈梭多模談到許多社會問題,因此比較接近人民呢?」

「是的,我當然如此。不過,正如我前面說過的,要作幾個必需的解釋。第一,他們談論社會問題,並不表示他們不過祈禱生活,不信守流淚儆醒的復行。他們關於社會問題的教導,不應該和他們的內在生命分離。我們不應該由於一位聖教父被解釋為社會家或道德家,就把他遺忘了。他們的出發點和方法可以不同。他們的人類學也可以截然迴異。第二、如果有些教父談論社會問題過多,那是因為從上帝那堭o到訓令,要在特定的地方向特定的人如此說話。我們不可忘記,先知、使徒、和聖徒,要按照聚眾的成熟度和靈性來發言。如果話說得不夠完美,並不因為聖教父的靈媯o生什麼誤差,而是因為聽眾聽不懂太高深的理論。不是教父無知,而是群眾無法領悟。且不提許多教父遺著含有社會內容,靜思的靈也清楚顯示出來。

像你前面所提的,我們拿聖屈梭多模的情形作明確的解釋。聖屈梭多模被視為社會教父,他的著作適合世上的人閱讀。許多人提到他的教導有關各種社會及道德問題,他們卻忘了這同一位教父懷著儆醒流淚憂傷,靜思苦修,不停祈禱,存著對死的記掛。如果一位靜坐的修士閱讀他的作品,立刻會「感受」這位靜坐的教父。為方便評述,我要引用他的教導。他談論祈禱及其價值。他說為個結果子,應該集中靈能和悔改憂傷的心來作。『祈禱是偉大的武器,是無法理解、無以言宣的寶藏,永不毀壞的財富,一個寧靜的港,平安的源泉,為根,是無數善事之泉和母,比世上任何國度格外強有力。對於禱告,我不是說,它是人們可用疏忽來充滿的亮光,而是要以受苦的靈魂和迫切的心思來致力的。因為這是上達於天的祈禱。那麼,我們就來為良知熱身,藉罪的記憶來痛苦我們的靈魂,而是叫這心聲能蒙垂聽,使靈魂提高警覺而與天相觸。痛苦與苦難可以驅走麻木和怠惰,將煥散的靈能集中返回原位。痛苦祈禱的人促使大喜樂安居於他的靈魂堙C說自己從禱告中獲得勇氣的人,是確信自己是罪魁的人。』

聖隱士繼續說,「我兒,最偉大的靜坐者以同樣的方式祈禱。有幾個要點值得注意。第一、他將祈禱緊密與靈魂的痛苦,與靈能的努力連結一起靈能必須回歸『本位』,脫離混亂,然後才產生全心全意的祈禱。第二、如我們前面所說,要使祈禱有效果實行,暖心是必要的。心暖了,靈能重歸統一,禱告就賜給了我們。第三、我們以罪的記憶、自責、和『最卑賊的被造物』這種罪魁感來暖心。我們如此實行禱告,才能領受屬靈的喜樂,和基督的恩典。你現在能看出聖約翰.屈梭多模是一位靜坐教父嘍?」

「閱讀並且分析聖約翰.屈梭多模這一段文章,真叫我驚訝。聖教父的卓見太感人了。

「我可以補正一下嗎?」

「當然可以。」

「這不是聖屈梭多模個人的見解,而是教會透過他發表的教導。我們不能將教父的見解說成似乎是哲學家,社會學家,和道德家的,而應該看作是教父的教訓,是作為基督教榮耀身體的肢體從聖靈所領受的啟迪。我們生活在教會堙A克服我們的個體性,而作為位格居住於聖三一之內。我們的靈能得到啟迪,成為聖靈的居所。在教會堛漕C一件大工作始於順服。教會隨己意向上帝順服,改變得更美好而成為上帝的器皿。他們生活,隨即發言,好幫助別人。」

「謝謝你的補正。務請將別的事向我解釋一下。我們前面說過,當一位靜坐修士閱讀聖屈梭多模的作品時,會辨識他為奧秘派教父。那麼,我們又怎能只將他視為社會派教父,而對心靈生命毫無所知呢?」

「這件事會發生,是因為聖靈沒有豐富地在我們堶惕@工。聖經和教父的著作是藉著至高聖靈的默示而寫成的。因此,它們的解釋和了解也惟有藉著聖靈的啟迪。藉著閱讀教父的著作,感受這些在聖靈婸{識主的靜思而得的奧秘思想,也就得到聖靈。只有聖徒才認識聖徒,因為他們具有同樣的生命,同樣的經驗,同樣的自我表達的方式。他們惟有藉著他如何表達自己的方式,才能明白恩典如何在一位聖教父堶惕@工。舉例來說,一個明白上帝的異象的人閱讀聖大巴塞爾的禮拜祈禱文,立刻了解,雖然聖巴塞爾沒有明說,知道他看見過自存光。但是,沒有得到聖靈的社會學家或倫理學家研讀教父的著作,他們會加以分割。我認為如此沒有苦修的靈,只為了支持我們這不純潔的人為中心的思想,而將教父的作品作孤立分離的引用,則是最大的異端。我們將教父的苦修和悔改之靈抽除,就是將他們分割了。而每一次是愈分割愈糟。所有的異端者作法都一樣。他們使用自己並不了解的文章,不具備作正確解釋的先決條件。因此,我們應該實行這時代的流行『格言』:『回到教父』,不只是研讀教父的文章,還要努力學效教父的生活。我們應該住在教會堙A活出聖奧秘和聖德行,不持個體,而以位格生活,作為基督的配得肢體。」

這時候,一位充滿恩典的修生向我們走來,問我們需要什麼,導師全神貫注,忘了遵守修士的典型禮貌。修士給你一些東西表示歡迎,你應該予以祝福,同時祝福他們的庵室。但是屬靈的談話如此令人入神,他竟完全忘記這麼作了。

「要的,些東西給我們的客人…」

「拿什麼呢?導師,果凍糖,甜點,或其他東西?」

作出適當的決定後,導師開始誇獎門徒。

「我實在不配有這樣的修生。但是上帝為我的罪憐憫我,差來天使。我沒有修生,有的是服事我的天使。我該如何感謝至聖的上帝呢?特別是為這剛來的修生!他有小孩子的思想,這對作靈能祈禱是絕對必需的,我們正談論這件事。聖教父教導說,一個人想得救,他必須或成為一個愚拙人(『我們為基督的緣故玆是愚拙的』),或成為孩童(『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我們所有的人,即使犯了再大的罪,仍然可以藉著聖靈的恩典,在罪的面前獲得屬靈的年輕和孩童的靈。屬靈生命之律和肉體生命之律是相反的。人活在肉體的生命媟|漸漸老去。但在屬靈的生命堙A人雖然因罪而者,仍然可以返老還童。」

門徒將庵室的恩賜用一碟子盛來,是一塊果凍糖和少許的水。我接過玻璃杯,請聖修士祝禱:

「請為我禱告,好叫我成為愚拙人或小孩子!」

在人生中有些時刻你無法表示願望,因為語言止息了;但隨即你覺得只有藉著祈禱文和祝福來表達自己。在聖山你可以經驗這件事,這就是你為什麼不禱告而要求祈禱文的原因。

「請你祝禱。」

「願主祝福你。」

他們不說早安,也不說午安或晚安。他們的問候語其上是:好好忍耐,好好驚醒,好樂園,好好與上帝聯合等。

我在他祝禱後吃果凍的時候,心中說:導師,願你活許多年。你活著,我們這些罪人也可以活著。

一陣深深的靜寂。我知道聖修士在默唸耶穌祈禱文,他的姿勢顯示他正神馳於上帝堶情C我發現不宜開口,可是我必須這麼作。

「聖修士,請原諒我打斷你。我知道我的在場,在這靜寂中顯得奇怪。我是個干擾你生活的寄生虫,並且…」

「不,不,不要這樣說,我們接待你,拿你當作生活在世上打美好的仗,擁有上帝的恩典的弟兄。」

「我們所有的恩典怎能和你的恩典相比!」

「即使如此,你得到的恩典仍然比我們得到的多,因為『罪在那媗膃h,恩典就更顯多了』(羅五20)。上帝施以更多的憐憫將你保守在祂的愛堙C上帝愛你更多。」

「你真是太謙卑了,」我說(如此的愛心和謙卑令人折服)。「我還要繼續下去,因為我們要受益直到最後日分鐘。你前面談到心的暖身運動,是由思想到地獄、樂園、和我們的有罪狀態而達成的。但是,會不會造出問題呢?你較早時說,我們的祈禱應該免於幻想。我們的靈能應該是無像的。這些形像會妨礙純潔的禱告嗎…」

「首先我要強調,這些思想不只是…思想而己。它們不是幻想,而是靈能工作。我們不會只想到我們活著。例如,一次思及地獄數分鐘,是最適合我去的地方,因為我的罪屈指難數,我是在那絕望的黑暗堻Q找到的!我經驗過無法忍受的痛和難以形容的苦。我從那狀態回復後,我的整個庵室發出惡臭…你無法明白地獄的惡臭和被永罰者的若難…」

「心由這些思想預先暖一下,要在禱告前完成。因為當心被暖過後再祈禱時,對這些事的進一步思想就被禁止,我們就努力將靈能和心專注於耶穌祈禱文的話語上。這樣,我們獲得的是無幻想的靈能狀態,教父們談論過許多,就是靈能要『免於任何形式,免於任何遐思』。

禱告是一種爭戰。它增強信徒對抗邪惡,但它本身也是一種血淚交織的爭戰。我們必須盡力將我們的靈能專注於『耶穌祈禱文』的話語。我們要使我們的靈能對任何思想,無分善惡,都不聞不問,因為都是惡者帶來的。對外面來的思想,我們一概不理。我們徹底蔑視它們,不和它們溝通。於是,我們盡一切所能叫我們的靈能達到完全的靜寂,因為惟有採取這行動才能使我們的靈魂得到安靜,耶穌祈禱文才能有效作工。我們要知道,思想由腦入心加以干擾。煩惱的意念也煩惱心。下如無風不起浪一般,思想之風在靈魂媬陸_波浪。對祈禱來說,謹守是必需的。因此教父談論禱告要和警醒聯在一起。警醒使靈能一直處於警覺和準備狀態,祈禱帶來天恩。

為達到此目的,我們使用不同的方法。

我們在展開耶穌祈禱文的聖工前要記住,我們禱告時必須懷著熱烈的期望,堅持盼望,熱誠和無限的忍耐,並且與相信上帝之愛結合一起,我們以『萬福的上帝…』開始。我們說『我們在天上的主…』,作三重頌。然後我們朗誦詩篇第五十篇,痛悔詩,隨即讀『信經』。然後,我們以靜寂集中我們的靈能,我們按照前面所說的,以去除幻想的思想暖我們的心,隨後,也許會流淚,即開始耶穌祈禱文。我們慢慢地唸,以免意念煥散。要一個字一個字唸,不可受到其他思想或事物的干擾。在『可憐我罷』之後,我們立刻唸『主耶穌基督…』,形成連環,避免魔鬼介入。你應該和道魔鬼不惜一切代價要破壞話語的聯結,並且想潛入靈能和心。牠將嘗試打開一個小孔好改進炸彈(種思想),炸掉一切聖工。我們無論如何不準牠進來。我們必須大聲唸耶穌祈禱文,叫耳朵能聽見,因為這樣可以幫助意念更集中。另外一個方法是在心婼w緩默唸,在『可憐我罷』之後,稍停片刻,當注意力變弱時再從頭開始。在暖我們的心時,我們常會想起自己的罪,教父建議最好加上『罪人』一詞,即:『主耶穌基督,上帝的兒子,可憐我這罪人罷。』我們重讀這個詞,加深感觸。不過,由於朗誦全部耶穌祈禱文時,靈能會疲倦,因此可以縮短些,即:『主耶穌基督,可憐我罷。』或者『主可憐我罷』。或只說『主耶穌』。當基督徒在『耶穌祈禱文』的工作上進展順利時,可以減少詞句。他有時候甚至強調『耶穌』一詞,不斷呼喊(耶穌,耶穌,耶穌,我的耶穌)一陣安靜和喜樂的波濤可以在他堶惜仱_。甚至在常規祈禱完成後,他依然停留在這甜美的氣氛中。他應該牢牢保持住心的溫暖,把握住上帝這件恩賜!因為它是上帝從上面賜下的。心的溫暖協助靈能有效地專注於『耶穌祈禱文』的詞語,進入內心,並且待在堶情C如果有人要整日禱告,應該遵從聖教父的建議。他應該禱告一小時,閱讀一小時,然後再花一小時禱告。他值手工時,也可以唸『耶穌祈禱文』。

…另外,適當的身體姿勢對『耶穌祈禱文』也有幫助。教父建議他可以坐在一張小凳子上,當作長時間禱告時,可以閉上眼睛,或者定晴於某一點,最好是心之所在的胸部。聖貴格利.巴拉馬以先知以利為例,按照聖經記載,他『上了迦密山頂,屈身在地,將臉伏在兩膝之中』,於是早象結束。『霎時間,天因風雲黑暗,降下大雨』(天上十八42─25)。我兒,先知用這姿勢祈禱『敞開諸天』。我們也可以用這方法敞開諸天,叫天上的恩泉流進我們的乾旱心田。」

我以後閱讀導師所提到的聖貴格利.巴拉馬的文章。哲學來巴蘭挖苦似地將靜思的修士稱為靈魂在肚臍堛漱H,有上帝同在的聖貴格利解釋其姿勢和動作以作回應說:『即使以利亞這位在上帝眼中最完美的人,也將頭靠在膝上,集中靈能於上帝,作出極大的努力,使多年的旱災止息。』見過上帝的聖教父,提出一個固定眼光的有幫助的方法:「不要讓你的眼睛東轉西轉,而要固定於胸部這位置,再進入內心,四處觀望會使靈能的力量散失。」聖隱士繼續說,地方也重要。應該安靜,並且外面要平安。適當的時間也是需要的。在白天工作後,許多事情叫人分心,因此教父建議,靈能禱告特別適宜在日出前一二小時的清晨舉行,這時意念安息不煥散,身體也放鬆過了。我們從而獲益。

「導師,當靈能煥散的時候(我注意到這件事發生過許多次),有什麼方法重新指引它?」

「使禱告工作變得困難的無果效時日,有許多原因。『耶穌祈禱文』的工作變得辛若艱難。但是我們只要堅持,上帝的恩典可以幫助我們再度找到耶穌祈禱文,堅定前進去獲取恩典。我會告訴你幾個方法,有助於克服這些無果效的時日。

首先,我們無論如何不能失去勇氣。然後,我們在這些時候主要用嘴唇來禱告。或許堅忍的心由於滿有恩典,能夠輕易將他們的靈能保持在祈禱文上作不分心的禱告。至於我們這些滿有情慾的軟弱罪人,就必須拿出全部力量,甚至不惜流血。我們知道靈能仍繼續煥散的時候,應該向上帝求助。例如使徒彼得目擊風大,自己開始下沈,就喊著說『主啊,救我』(太十四30)。當思想的旋風和疲倦來襲時,我們也同樣要如此。於是,發生在使徒身上的事也會發生在我們身上:『耶穌趕緊伸手拉住他』(太十四31)。也就是在迫切禱告後,藉上帝的幫助,這些叫我們的靈能煥散的形象,就奉基督的名將它們燒毀於火焰中。我再說一次,碰到這些情況我們不可驚慌,而要起而抗拒。我們的抗拒必須勝過惡者的攻擊。

另外,在禱告中我們甚至連好思想也決不可接受;因為在這時候,甚至好思想也叫靈能興奮,一旦興奮,靈能就接受慷慨激昂的東西。在禱告期間的好思想,為魔鬼敞開勝利進入的通道,將禱告聖工切斷。於是我們陷入屬靈的姦淫,因為教父說,靈能在作耶穌祈禱文時失去對上帝的記憶,漫無目的地徘徊,就在犯屬靈的姦淫。它背逆上帝,棄絕祂。還有什麼罪比背逆絕至為甘甜的耶穌的罪更大,尤其當它是為厭恨良善的妒嫉仇敵如此作的時候?

如果我們不能使靈能不致散漫,我們的爭戰會變得越發困難。我父可以揚帆(有風時)或用槳(無風時)駕舟航海。禱告也如此。當基督的恩典加溫時,一切良好。但在缺少的時候,就需要用槳划,也就是說,要加倍努力。於是,我們在教父的書房奡M找庇護。我們應該研究各種可以集中靈能的教父著作。如果在研讀中感到良心不安,可以停下來,開始唸耶穌祈禱文。如此我們就會明白其中所說,我們讀書要用心而非乾燥的理性。我們應該閱讀用心寫的書,使心得到喜樂。讀書和耶穌祈禱文一起進行。我們應該朗誦詩人大衛的詩篇,也要從聖詩求幫助。我們最好預先選幾紀念碑,敘述上帝的愛,我們的罪,主的再來,喚醒良知求屬天的幫助。我們讀碑文,但不必詠唱。或者,我們唸一些祈禱文,如敘利亞的聖以撒所著,協助喚醒良知。如我前面所說,我們必須用口唸耶穌祈禱文。我們在使用祈禱線時唸。當然,我們有一些果子,只是不可僅偶此小小的喜樂為已足。我再說,在這些情況中需要極大的忍耐。所得到的思想對我們有益,可用來潔淨我們。」

「但是,它們如何有助於我們的潔淨呢?」

「當魔鬼看見我們禱告,努力將靈能專注於耶穌祈禱文,牠會不擇手段分我們的心。祂使用各種手段,但主要是叫我們想起最困擾我們的事。牠擊中傷我們最深的敏感點。對於尋樂的人,牠激發酒色之思,對於愛錢的人,牠引起貪婪,對於懷有大志的人,牠激發雄心…因此,在我們禱告時通常潛入的思想叫我們看出自己的弱點,內心的不潔,情慾的存在,從而轉移注意在那堛屁唌C」

「導師,請原諒我插嘴。我承認在耶穌祈禱文這題目上我沒有足夠的經驗。當我努力奉行時,卻感到劇烈的頭痛,許多時候還感到心痛。這是怎麼回事?在這些情況,我該怎麼辦呢?」

「當信徒開始這種禱告時,會經驗到如此強烈的頭痛和心痛,是他的新的屬靈爭戰的一部分。有時候他覺得頭痛和心要撕裂。他頭痛如此劇烈,直感到將要死去。這種疼痛多少是自然的,其發生是由於意念不習慣這種活動,並由身體的特殊姿勢引起。不過,許多時候魔鬼利用這狀態叫他停止耶穌祈禱文。在感到頭痛時,他務必堅忍。感到心痛時候,他必須斷定他的工作是否操之過急,所使用的方法也不適合他。心痛或許反而能幫助他,因為正可以促使他將靈能集中於(受傷的)地方,容許作不分心的禱告。」

「這種思想很簡潔,請多解釋一些。為什麼在意念受苦的時候還要堅忍?」

「因為緊接著就是潔淨的開始。從眼淚就可以看出。眼淚流得像河水,靈能開始其潔淨而下降入心,疼痛和苦難隨即停止。眼淚無法控制無法解釋,也不是為預期此目的而流。」

他停下來。我看見一顆大淚珠在他的臉上閃耀發光。我不由自主地也感到眼淚在眼睛堨朝遄C他的聲音,他的叫人明朗的思想打破了我的鐵石心腸。我想起了『沙漠眾父語錄』埵傢鷏t亞爾色紐的一番話:『據說他坐著作手工時,他的胸部由他的一生的淚水開出了一個空洞。阿爸波曼知道的時候他己經死了。他哭泣道:『你果真是有福的阿爸.亞爾色紐,因為你為今世的你哭泣!凡是不為在這下果哭泣的人,將在來世永遠哭泣;因此無論是否自願,或被苦難所迫,都不可能不哭。』

他打斷了我。

「我們不能因為有痛苦就停止禱告,」他在湧流似手永遠停不下來的眼淚後說。『因為極狡猜、又善於欺詐的惡者魔鬼,將所有這些思想帶進我們的腦海要毀滅我們,殺害我們。禱告運動員知道魔鬼的手段和牠的鬼主意。魔鬼對他耳語:『別禱告了,否則你會瘋掉,心藏會變弱。』我從『沙漠眾父語錄』引用一個例子:『事實上有一個修士每逢禱告就冷熱交加,還會頭痛。在這情況,他向自己說,我病了,去死不遠了。因此,我要在死前起來禱告。』他這樣理論後,就傷害自己,禱告起來。他禱告完,燒也退了。藉著如此的推論,弟兄抗拒,繼續禱告,終於克服了他的思想。』禱告運動員因此必須忽視任何種類的痛苦。

「導師,請將心痛多告訴我一些。我知道教父對這種痛苦極重視,認為是將耶穌祈禱文繼續下去的最好方法。如果你認為合理,請將有關這主題的見解分享一些。」

「你剛才說的沒錯。教父們由於親自從事耶穌祈禱文,或者付之實行,曾經過這階段,因此極重視這件痛苦。凡是奉行耶穌祈禱文,尤其是禱告不息的人,都免不了這件痛苦(顯示靈能下降入心,並且藉著聖靈的能量與之聯合),寧靜在靈魂和身體娷X散;靈魂的智力得到潔淨,思想獲得清澄。只有到這時候,我們才能好好辨識我們的思想,明白其演化和結果。因此,一位靜修者在未曾在外表上犯過罪,也能完全知道罪的狀態。這是可能的,因為藉著苦行,他知道人的思想模式的始末。在這些範圍內,所留下的事實是,當靜修者為某一個人禱告時,幾乎可以立刻知道這個人(他代禱的)處於什麼狀態,因為他的心藉著禱告的能量變得靈敏。他變成一個透視者。」

我能將事情調理一下。

我們前面說過,耶穌祈禱文有聯合全人的目的,這是靈魂的三種功能,注意力必須集中於心。起初,心應該感覺到耶穌祈禱文的行為。因為按照教父的情形,心首先感到上帝的臨在,恩典的臨在,然後,意念也受到激發。教父首先獲得屬天的知識,隨即向上帝說話好保護作為生命的這件活潑知識。因此,首先感覺到聖靈臨在的溫暖和甜蜜的是心。與之對照,缺少恩典顯露於心的冷淡。我再說一遍,一個人愛上帝首先是憑他的心,然後是他的意念。上帝的誡命很清楚:『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路十27)。你或許知道在教會堥瓣ˉo止理性,但在墮落以後,它變得不能領悟上帝。不過,當內在的屬靈每感發展之時,理性也受到激勵起而了解上帝。於是,心就辨別我們是否遵守上帝的誡命。然而,靈能和心只能藉著聖靈的能量來聯合。我們由於悔改和遵守基督的誡命而獲得恩典。靈能透過行動找到心,二者即聯合。對於內在禱告和聖化的獲得,這是一件重要步驟。這是人的心為什麼必須『破開』的原因。『上帝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五十一17)。許多人運用各種方法促使靈能下降入心,但是我們必須強調,悔改才是最安全的方法。因此,我們最好為自己的罪哭喊,在心媟P到疼痛,有時又感到溫暖,一般來說會感到它的運動及感情。不過,這應該漸次發生。因為在軟弱和不習慣的心塈@突然的活動,可能產生些微的反常現象,雖然不致有嚴重後果,卻可能停止禱告。發生如此的苦難,建議大聲唸耶穌祈禱文。如果心很強,即使受創,仍可以將注意力保持在那堙C當然,這可以憑藉屬靈教父的指導來解決。這痛苦是健康的,自然的和保全的。許多苦行者認為自己受到心疾的影響而去就醫,卻找不出毛病。這是恩典之痛。這表示禱告己經進入心,在那堸_作用了。這是有意義的一步。

「我聽說許多聖徒感覺耶穌祈禱文在某一時刻他們的心堿_ㄐA認為是上帝之母的代求而由上帝賜與的恩賜。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許多聖靜修士知道得很清楚,耶穌祈禱文在什麼時候在他們的心堬ㄔ肸釋部C從那時候起,無論他們在作什麼工作,他們都不斷唸。祈禱永遠不停。他們確實感到是至高上帝的聖母賜下的恩賜。聖貴格利.巴拉馬向上帝之母祈禱說『照亮我的黑暗』,就得到神學的恩賜。我們必須說,敬愛上帝之母與敬愛基督緊密連在一起。我們愛上帝之母,是因為我們愛基督,或者說,我們敬愛她以便達成基督的愛。教父們對這一點說的很清楚。君士坦丁堡宗主教聖革爾曼諾斯說:『上帝之母啊,如果你未曾開始這工作,沒有人能成為屬靈的人…上帝之母啊,如非藉著你,沒有人能夠得救。』聖貴格利.巴拉馬也說:『她是被造的和自存的大自然的最前端,除非藉著她,藉著從她所坐的中保,流肴人能夠到上帝那堨h;沒有她,上帝的恩賜不會賜給天使或人類。』我們藉著上帝之母得到許多恩賜。她既然將最偉大的恩賜基督賜給我們,難道不會賜給我們安息嗎?所以,我們禱告的時候應該說『至高的上帝之母拯救我們』,而不可只說『為我們代求』。」

「我們再回到你剛才所談論的靈能與心相聯合的問題。當靈能下降入心的時候,它會繼續待在那兒嗎?果真如此,人怎麼工作,怎能執行他在修道院堛澈定工作? 」

「首先,靈能並沒有毀掉,而是完全了,並且回復其自然狀態。當它在本質(心)之外時,是與其本性相背的。它藉著祈禱文棄絕與其本性截然迴異的一切要素。以後當靈能下降入心,理性可能忙別的事而無暇從心轉移。舉例來說,舉行聖禮時,一位靜修祭司專注禮儀,或向一位執事或其他祭司說一些和奧事的奉行有關的事,這時他的靈能不必和心分開。不過,當理性步入歧途進入有罪的思想時,靈能就可能與其本質完全切斷連繫。因此,苦修者在唸耶穌祈禱文時要數祈禱絕,這樣才能集中思想不致旁鶩而受傷害。或許你現在已經充分明白魔鬼是如何不擇手段地對付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