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聖禮的慶賀

  我繼續將耶穌祈禱文唸了相當一段時間。我懷念生活在世上的人們,弟兄,和朋友,覺得有必要在此時此刻迫切地為他們向上帝懇求。

  這時,他們呼叫我在小禮拜堂媦y賀聖禮。這是何等的聖禮呀!何等的莊嚴!我知道聖禮是完全的神學和上帝的異象。我知道聖禮是真正的逾越節,十字架之路和基督的復活。那天夜堙A我活在這堙C在信徒的生命中,聖禮是至高點。「它是生命的目標,達到此就不必另求其他以尋得幸福。」是的,聖禮是信徒的最大幸福。

  禮拜堂堨u有幾盞油燈,但已足夠照亮眾聖徒、上帝的至高聖母和基督的聖像。三名修生和他們的導師靜站在古舊的座位上實行奧禮。他們不只是出席而已,他們和我一起慶祝聖禮!從聖像研究觀察,他們的面孔頗像聖徒的面孔。他們彷彿從壁上走下,以復活顯現。他們的聲音柔和,軟弱,因悔罪而不成聲。他們由受創於屬天之愛的內心發出詠唱。那些生活於世,未曾苦修及悔罪的人,很清楚被分辨出來。

  我承認這獨特的聖禮給我造成困難的境況。我有生以來從未既感到尷尬,又感到永不枯竭的喜樂。我感到尷尬是因為我在聖徒之中。當我走出聖壇祝福道「願平安與各位同在」時,我感到困窘。因為他們有平安,我才需要平安。當我給與使徒式祝禱「但願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天父上帝的慈愛,和聖靈的交通與你們各位同在」的時候,我清楚知道自己在作什麼。我在為那些恩典豐富的人給與祝福和恩典。我在向心胸永遠升高的人說「我們來升高心胸」。我才是惟一和這誡命有關的人。當我祈禱「凡是被肉體的欲望和逸樂速縛的人,不配接近或獻上……」時,我也深深感到自己的罪。我以不可名狀的悔恨流出無法止住的眼淚朗誦祈禱文:「請垂看你有罪和不配的僕人,從我的心和靈潔淨邪惡的良心;並且藉聖靈的能力,叫我能夠以蒙恩的祭司身分,站在你的聖桌前,主領你最純最聖的身體和寶血。我來到你的面前俯首懇求:請轉臉不看我,不將我棄絕於你的僕人之外;卻將你有罪和不配的僕人視為有奉獻的恩賜。」

  我感受到恩典,屬天的臨在令我的靈魂深感甜蜜。已在隱士的睿智指導和祝福之下得到潔淨的靈魂,如今完全獻為萬王之王的居所。

  聖體時間來臨,我經驗到最感人的時刻。由於苦行而顯憮悴的人影得到上帝的異象和天光異象的光照,走近領受耶穌,參與聖禮,從基督的聖體領受豐富的恩典。他們越走近愛桌與愛相連,耶穌祈禱文越發增強熱愛。他們越參與聖體,對耶穌祈禱文越發增加熱情。

  「上帝的僕人…修士在我主上帝和救主耶穌基督的寶貴聖體和血有分,將罪洗淨,進入永生。」他們確實分享到永恆的生命。「認識你獨一的真上帝,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十七3)。慶祝聖禮,將基督分授與那些藉恩典成聖的人,是件令人尷尬的處境。基督臨在那堙C「藉本性為真上帝而成聖的聖者,有上帝在他們中間。」

  人的身體由於聖體禮而「放光」。領受天糧這屬靈的嗎哪,我們不將它變成肉體,而是我們的肉體得到改變。一切都發光了!

  聖體舉行後,詠唱者按照聖山的慣例唱道:「阿們,阿們,阿們。罪得赦免,進入永生。讓我們的口充滿讚美。哦,主啊,我們歌唱你的榮華,因為你認為我們配得有分於你的屬天聖潔,不朽的賜與生命的奧秘。請保守我們在你的聖潔堙A好叫我們整日思想你的公義。哈利路亞,哈利路亞,哈利路亞。」他們分享聖體,是為了整日與基督同活,默想祂至聖、至甜美的慈愛聖名。

  聖禮散會後,一位修士唸出感恩祈禱文。在度過奇妙的時刻後,由聖教父編輯的聖體感恩祈禱,有如我主耶穌基督的祈禱文:「請將你的這些恩賜授與我…好啟開我了解的眼睛…增添你的屬天恩典,承受你的國度。它們保守在你的神聖堙A叫我永記你的恩典不忘。慈悲的主啊,從今以後我不為自己活,要為你活。」或者朗誦他們(教父們)最尊崇的至聖上帝之母的祈禱文:「…帶來真光,啟開了解的眼睛;你誕生了永恆之泉,叫被罪殺害的我重復生機。哦,慈悲的上帝之母,求你憐憫我,將憂傷痛悔之靈賜給我。賜給我謙卑的意念。解放我被擄的思想。在我最後一息之時保證我無虞定罪,卻領受最純潔的聖禮醫治靈魂與身體。並賜予我悔改認罪的靈,好叫我有生之日讚美榮耀你。」

  聖教父談論光和生命。也談論悔改的眼淚。

  聖體禮後,屬靈的生命越發豐盛。

  在苦修的爭戰中,基督絕不可缺。

  那天夜堙A至少對我來說,禮拜堂是原封不動的正教模式。基督臨在的奧秘。雅各之梯。我從心的最深處聽到呼聲,「這地方何等可畏,正是上帝的家,正是天堂之門」。聖教父從這堣氻恁A他們盡情享受著永恆。

  上帝以前藉著聖隱士醫治了我的癱瘓。但是現在,在聖禮中,我看見了上帝並且認識祂,就像癱瘓病人一般。主在池邊醫治了他,但在這殿堙A得到醫治的人認識了祂。

  那天夜塈琱氻悀F:「哦,比白畫更明亮的夜晚;哦,比陽光更令人喜悅的夜晚;哦,燦爛比雪更白的夜晚;哦,比閃電更明亮的夜晚;哦,將睡眠驅走的夜晚;哦,教導我們如何保持清醒與天使一起的夜晚。」

  我有把握地承認,在聖山一日,超過一年的研究。在人跡罕至的小屋一夜,價值遠勝大學學位。和穩士一席談有如一湯匙維他命,價值遠勝世上的一切胡言亂語。

  我視阿陀斯山如正教信仰的方舟。在這堙A說的不多,經驗卻多。它是世界和超越今世之事之間的邊界。「位於世界和超越世界之外的邊界,阿陀斯是德行的祖國」(聖貴格利•巴拉馬)。阿陀斯是正教世界的青草地。每一位隱士向信仰的世俗化發出沉默的抗議,因此是我們信仰的有力保衛者。這埵b這阿陀斯山上,有著充滿活力的可能真正悔改,經驗完全的正教信仰,因此,它為教會,為生活於世的人們作著極大的奉獻。每一位隱士都如約拿(從他好的一面說)似乎打算逃往他施(入沙漠),卻被大魚(上帝的恩典)帶往尼尼微那大城(入世界),傳揚悔改之道,歸向上帝。

  「我們在這堹u好,可以搭三座棚」(路九33)。不過,我在那堨i沒有棚。從耶穌祈禱文得到珍寶後,導師向我解釋,我可以跑進世界憑它的力量投炸彈了。我要向地的四極宣告阿陀斯藏有珍寶;它是過去的藏金,不是繡金的祭服,不是附 解的抄本,而是其能力可以成就萬事的充滿恩典的耶穌祈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