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阿陀斯山日落

太陽西沈,阿陀斯山的早晨芬芳而迷人,修士們在神聖的修道院開托里孔(主堂)歌唱「榮耀歸於賜我光明的主」歌聲中,夜的黑暗逐漸有去。人們可以說,是柔美的旋律,溫和的鑼聲和溫暖的琴韻將黑暗驅散。阿陀斯山上的下午也是和平的。一天的努力已經結束,黑夜現在散落其惟幔;修士將隱入其中以豐富的眼淚從事許多屬靈的爭戰(ascesis)。太陽垂落,存在於苦修者心中的陽光卻未熄滅。不止息的光輝白畫存在於他們全然純潔的心堙A卻無激情的雲彩。哦,阿陀斯山的日落呀!日落充滿魅力,充滿恩典,包裹在靜默之中。

晚課以後,幾位運動員(修士)以緩緩行動的姿態面都彎向地面,從聖修道院的開托里孔主堂或他們住處的小禮拜堂走出,進入戶外略作休息。他們坐在石凳上,奉基督最甜美的聖名默默禱告。他們需要,也堅持將金色的祈禱文銘刻在他們的心版上。我陶醉在寧靜的時間堙A大自然一片靜寂,只有海水戲石之聲偶而傳來;這時,王者之陽光以各種色彩塗抹天空。阿陀斯的大自然所具有的特殊魅力,是祈禱和聖潔的光輝。非被造的恩典流遍身心靈,甚至瀰漫非理性的自然和一切創造。狂暴無蹤,萬籟俱寂。阿陀斯整日整夜都沈浸在祈禱堙C甚至自然本身也被修士的美聲,甘美的鑼聲和順服所馴服了!

自然並不太吸引我,然而,阿陀斯的自然有著特殊的恩典,人們或許從有上帝同在的修士的展望中得到啟迪。但若有所見,則不是透過意念的眼睛,而是藉著聖化的心。心知道如何愛,如何欣賞事物,或許達到極致的寧靜發揮其重要功能,因為「無憂的人生,是因為它將盼望寄托於上帝,而自然前進了解上帝的創造」(聖貴格利.巴拉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