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引 論

在以後書頁內,我所提出的是在聖阿陀斯山和一位屬靈的導師所作的討論。我原沒打算記錄下來。但是,有一天,我正準備閱讀聖馬克西母的一本著作的時候,我聽見內心有聲音鼓勵我寫下我和那位賢明的阿陀斯修士的討論。我聽從了,我承認這聲音我以前沒聽過。於是,我一旦想起就寫出。下面只是幾個小時工作的成果,原因就在於此,謹向諸者諸君致歉。

不過,首先,我要稍作評論。

第一,本書不應該看成一則故事或軼事,而應視為藉「恩典」成為上帝的信差蒙上帝賜信那位賢明的阿陀斯人的教訓。讀者有時候應該停下來慾想,而更重要的,是要禱告。一讀再讀也有需要。

第二,閱讀對話時應該將其完旨記在心中,那就是:要將禱告生活付之實行。我們應該立刻下決心進入耶穌祈禱文的屬天黑暗期,在西乃山和他泊山與上帝相遇。「奉耶穌之名祈禱隨伴著祂的立即啟示,因為名字叫人想起祂的臨在」(Evdokimof)。這想法和主的話語相合:「因為無論在那堙A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各聚會,那奡N有我在他們中間」(太十八20)。使徒也說:「所以我告訴你們,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林前十二3)。當人在作「耶穌祈禱文」時,聖靈像雲彩一般降臨在他泊山上。

第三,讀者不必想找出和我說話的修士是何許人。他也許並非飛黃騰達,他的論斷也可能錯誤。聖導師不會如此。

第四,本書多次引用教父的名言,讀者應該深受感動。但必須強調的是,聖靈活在眾聖父堶惕@工,也活在時刻謹守的阿陀斯人堶惕@工。換句話說,他們的教訓有著教父的精神,應該不必費多努力就可以牢牢記住。

除此以外,在討論當中,見過上帝的腎明的隱士多次將隨身攜帶的書打開(聖貴格利.帕萊馬的,新約神學家聖西面的,以及斐羅凱里的作品等),朗讀許多章節並作評述。

我熱烈地希望會有讀者得到協助來經驗耶穌禱告文,有許多別人曾經得到成為聖潔,他們也可以成聖。

我感到必須想到「屬天之愛的學效者」這些英勇可敬的男子,他們住在阿陀斯山上,放棄世界,生活於其世界而非不適當的世界,乃是經驗活上帝的改變形像的世界。他們是基督的當代見證人,「叫自己脫離這世界,就世界而論,他們實際上是死了」。這些聖人時常支持我,許多次幫助我,用他們自己的糧食餵養我;我這貧窮的人欠他們的恩情極多。我是個貧窮人。如果我不即使稍進此糧,我會餓死的!饑餓如我,卻藉著他們的恩惠,他們的祝福和他們的愛活了下來。

因此,下列書文謹獻給那些在聖山上得知天上事的眾聖神父,為他們的大愛聊表感謝之意,「回報他們的愛」;以及那些熱愛三倍貧窮,物質之(貧窮),屬靈的(謙卑和順服),和身體的(貞節)聖神父;以及那些真正活出主的至福的眾父;因為,藉著心靈的貧乏而成為富有;變得溫柔而承受地土;哀痛而得安慰;飢渴慕義而得飽足;憐恤人而蒙憐恤;內心純潔而見掌權的上帝;成為使人和睦者而配得成為上帝的兒子。

哦,眾聖神父啊,蒙福的修士,隱士,我們這些罪人「謹宣告你為有福者,為長者的幼輩,眾父的父子,聖者的罪人」(聖山的聖尼哥德慕)。

修道主教赫若狄奧.弗拉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