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七、實踐耶穌祈禱文的謬誤以及應對之法

  「你要求得太多了。除非自己努力,除非自己開始這工作,沒有人能成為科學家。別人講的只是介紹,給他提供一個良好的屬靈興趣而已。不過,為了完成我對耶穌祈禱文的淺見,或許我必須對實行途中的危險和謬誤稍作說明。」

「確實如此,」我說。「你前面說過,修士避免使用各種方法直接將靈能下降入心,是為了避免危險。這些危避和謬誤究竟是什麼呢?」

「在我們以為能在短時間堭o到恩典時,錯誤就開始了。有許多實行耶穌祈禱文這神聖工作的人,想在短時間內進入天光異象。由於這件事沒有立刻向所有的人發生,他們就灰心失望了。運動員必須接受的事實是,他必須努力許多年。上帝不勉強我們的意志,因為我們有位格,有自由意志,我們也不應該勉強上帝的自由,因為祂也有位格。我們應該任由祂決定來臨的時間。」

他停頓一會。

「另外一個錯誤是太著重心理技術方法。這些方法(呼吸及心跳)只是協助集中靈能,去除外在的要素侵入其本性。這些方法並沒有神奇的能力,只在幫助我們避免靈能渙散。當集中靈能維持聚焦並不困難時,一切輔助方法都不必要了。」

「還有謬誤呢?」

「確實有的。發生於我們在祈禱過程中快速進行的時候。稍早前我們曾稍微談到實行耶穌祈禱文,可以將不同的發展階段概括為五個。第一階段是口誦耶穌祈禱文。第二階段是將耶穌牢牢記於腦海,它會自動下降入心。然而有些人略過第一階段,即從第二階段開始,以致成就不多。還有人從第一階段跳進第三階段,主要靠呼吸來發展。這樣作很危險,因為如我前面所說,心臟會受傷,還會導致耶穌祈禱文停止。當然不會致病,但這件聖工作卻可能就此停止。」

他繼續談到眼淚這題目,舉出一些問題。

「你的意思是什麼?」

「我們稍早時說過,當耶穌祈禱文停留於靈能堛漁伬唌A眼睛會流出充沛的眼淚。當然,這是未必不可缺的。即使沒有眼淚,祈禱照樣可以進行得很好。因此,我們不必因為不流淚就失望,因為只要上帝容許就會流。另外,縱然淚水傾流,我們不必去注意,也不必向別人渲染。苦修士的經驗告訴我們,我們一談這些狀態,它們就立刻停止,要花很長時間才能恢復。不待言的是,我們雖然知道靈能祈禱的階段,卻不必想自己處於什麼階段。我們必須在謙卑中進行。另外,我想稍早前曾經告訴過你,在祈禱期間感到驕傲是愚笨的事。真是愚笨呀。人就好像在乞求一塊麵包的乞丐一般,求到手就感到自己了不起。其實這是愚蠢和罪呀!」

「我看得出謙卑在這堛滬垠n性。」

「是的,各階段都如此。聖大巴塞爾說,謙卑是一切德行的財寶。它隱藏一切德行,最終它隱藏自己。一般而言,在屬靈生命中我們必須努力避免驕傲,尤其不可變成虛榮。當然,你知道虛榮出現於每一種德行堙F我們談話的時候,緘默的時候,禁食的時候,守夜的時候,甚至在唸耶穌祈禱文的時候,在靜坐和在克己的時候都難免有這現象。教父說,虛榮就像叛徒,悄悄打開城門讓敵人進來。在這樣的情況堙A無論城如何堅固,防禦設施如何好,也難逃被敵人占領。同樣的情形也發生於屬靈生命堙C我們無論擁有多少美德,擁有多大能力,虛榮仍足以將我們交給魔鬼。教父勸誡說,凡是有可能將人導向虛榮的工作都不要作。」

「我不太明白。可否多解釋一些?」

「我們來談祈禱這主題罷。就禱告來說,信徒不可作得過火,因為他顯然受到魔鬼的誘惑了。在這種情況,無論他作什麼,甚至作些超出他能力以外的事,都是被魔鬼的力量掌握住了。他如此被魔鬼抓住,以後又被牠放棄一段時間,然後再向後推,被迫跌倒得很慘。他實際上被毀掉了。」

「那麼,人如何避免這種慘跌呢?」

「挽救的方法是藉哀痛和順服。祈禱和哀痛緊密連在一起。當魔鬼看見某一個人生活於哀痛堛漁伬唌A牠不會待在那堙A而一走了之,因為牠怕哀痛所釀成的謙卑。亞乃的聖貴格利告訴我們,祈禱文運動員的最佳防禦是處於哀痛狀態,那麼隨禱告以俱來的喜樂不會導致驕傲,因為開朗的悲傷使他的靈魂不致受到傷害。在純潔所禱的過程堙A哀痛和知罪是不可或缺的。運動員『將他的靈能保持在地獄堳o不絕望』。更有進者,知罪和知道自己一無所有,以及寄望於慈愛的耶穌,是正教和我們所有的讚美詩的特質。不過,應該強調的是,並非所有的人都生活在深深的哀痛堙A因為先嘗屬天的恩典是需要的,人才不致動搖。不過,只要可能,我們都應該生活在如此有福的哀痛堙C無區別地順服一位導師也屬必需。每件事,甚至最小的事,都應該藉著他的祝福和有智慧的指導去作;自存光的情況也是如此。」

「順服導師和自存光的異象有關聯嗎?」我不由驚訝地發問。

「人單獨行事,沒有得到絕對必要的祝福,會像我們前面所說的受到魔鬼的追逐。他自己內心沒有經驗到目擊自存光。他相信這是十全十美,希望迅速抵達那堙C」

「這樣對嗎:」我插嘴問道。

「不,不對。聖狄多喬建議說,苦修士實踐苦修生活,不應該存著目擊自存光的希望,『如此,魔鬼才無機可趁』。人應該懷抱對上帝的愛,和順服祂的神聖旨意開始耶穌祈禱文的工作。因為,魔鬼有可能『裝作光明的天使』(林後十一14),打扮成天使的樣子來服事他。於是和天使生活在一起,卻茫然不知自己在和魔鬼打交道的可憐人還以為自己達到盡善盡美。苦修士在祈禱時也會受到試探,叫魔鬼的思想乘虛而入,令他以為自己馬上就可以見到自存光。處在這微妙和危險的情況,務必提高警覺。他必須停止祈禱,嚴厲申斥自己:『你這卑微的小人,竟敢想見自存光。』最大的危險是自以為夠資格見自存光!他甚至可以這樣說:『哎呀,魔鬼這兇手要來摧毀我的靈魂了!』仇敵一聽,立刻消失。許多時候,魔鬼為了滿足修士的企圖心,甚至可以將光線引進庵室好進一步俘虜他。那不是自存光,而是被造光,是屬於魔鬼的。」

「如何加以區別呢?」

「有許多方法可以幫助修士區別兩種光。標準如下:首先,如果他藉著順服抵達自存光的異象,完全且無差別的順服,是真實的天光異象的保證。苦修士務必將有關『異象』的一切現象告知有辨識力、聖潔、和無慾的導師,向他請教。認為不必向他請益的想法出自魔鬼,目標是要叫他待在黑暗、謬誤、和奴役堙C其次,主說到假先知:『感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太七16)。這情況也同樣適用。在被造光和自存光之間的區別在於它們的果子。自存光將寧靜、平安、謙卑和知罪帶進心靈。亞伯拉罕和上帝交談時,稱自己為灰塵:『我雖然是灰塵,還敢對主說話』(創十八27)。約伯也一樣:『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伯四十二5、6)。先知以賽亞看見上帝的榮光,不由呼喊:『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賽六5)。與之相反的是,魔鬼的光的異象引起驕傲、虛榮、和自認為達到十全十美的想法。亞乃的聖貴格利說:『恩典的能量是明顯的,魔鬼雖然化了裝,仍然作不出來;牠不能賜與溫柔、節制、謙卑、和恨惡世界,也對恩典工作的喜樂和情慾分不清;他的活動是自負、傲慢、懦怯、和各種邪惡。』除了驕傲以外,魔鬼的光的異象還製造擾亂。聖靈的能量向身體和靈魂賦予平安、勇敢、和寧靜;魔鬼的活動則發出懼怕和擾亂。聖以撒說,每一次擾亂都是魔鬼的瘟疫,會傳染的,因為牠生性如此。聖靈本性為平安的靈,傳遞平安,魔鬼本性是擾亂和懼怕的靈,傳染的是擾亂和懼怕。第三,靈魂不會立刻接受魔鬼的光,它起初頗顯勉強。自存光的異象傳遞確實,並且立刻接受。自存光來得出人意料,你不會懷疑它是否為真。第四,甚至在顏色上,兩種光也有差別。基督變像時,門徒在他泊山上見證說:他『臉面明亮如日頭,衣裳潔白如光』(太十七2)。按照許多明白區別的聖徒所作的見證,魔鬼的光適得其反,是微紅色的。第五,兩種光的形狀也不相同。那些見過自存光的人,『看不見形狀,樣式或形像,只是無形式的光』(新神學家西面)。如果它取任何形式,也應該看來像太陽的表面。上帝顯現如同『日頭或如日面,呈現祂自己如天體,燦爛如火焰』,無形狀也無樣式。魔鬼的被造光的異象則反其道而行。聖貴格利•巴拉馬舉出下列例子。他寫道,有一次阿肯狄諾登上阿陀斯山。他在山上待了幾天,告訴聖貴格利說,他正要禱告的時候看見一道光,是裂開的,可以看見堶惘酗@張人的臉。聖徒肯定這光出自魔鬼,因為它有形狀。『我向牠宣告,這是可怕的欺騙和愚弄,是魔鬼的遊戲,或者根本就是狡詐的陷阱。』

教父建議,有經驗的若修士繼續進行,但不必遽然接受發生於禱告期間的每件事。『要想到在大試探之後有好事出現。』我們在長久強烈的爭戰後,要將一切事向導師請教,問他就我們所得到的恩典,是否能辨別真偽。醋和酒外表一樣,但味道是不同的。隨著時間的過去,祈禱文運動員同樣得到辨別差異的能力。」

導師不間斷地說著。他的頭傾向地面。我傾聽著,實際上入了迷。對於表達教父教訓的正教思想,我無意打斷。他說話的時候,平安和寧靜充滿我的心,表示他的教導真實且正確。

「我剛才向你提到的所有因素,清楚顯示於新神學家聖西面所援引的談話中。你可以看見上帝顯現為光,帶來甘甜。修生所請教的有辨識力的屬靈教父已經見過上帝,也確信他所見的是上帝。」

他拿起書來開始讀:

「上帝是光,祂的異象是光。

祂啟示自己,是光。

目擊者不識,驚奇不己,

不敢問『你是誰?』

不敢舉目觀看祂的偉大,

只有心懷懼怕、戰慄、俯伏在祂面前,

只知道某一位來了,某一位顯現了。

如果有個人已經訴說這些事,

有個人已經看見上帝,只能說:

『我看見了』

『你看見什麼,孩子?』

『神父啊,是一道光,只能說它甘甜,如此甘甜,超越我以外』,

  即使在訴說的時候,他的心仍懷著愛在火上跳躍。

對他所看見的,他啜泣著,說,

是光,這光到我這堥茪F,教父啊,我的庵室被淹沒了。

在祂的臉光下,世界消逝:

只有我獨自一個,還有光。我在身內

或身外:我不知道。

我所擁有的喜樂,仍然無法形容,

當你看見的時候,只有流淚不息。

他答道:『是祂,我的孩子。』

說完這些話,祂又來了,逐漸逐漸地

潔淨我,鼓勵我,我於是問道

『我的上帝,你在這媔隉H』『是的,我在這堙A

你的上帝為你成為人,如今,你分享我的神性,

我叫你成為神。』當你獻身於眼淚,於痛悔,

於俯伏,於謙卑,祂就逐漸逐漸地

叫你認識上帝。』

這時,新生出現,他有這麼睿智和經驗豐富的指導,真叫我忌妒。他問導師。

「你叫我給一棵樹澆水,我澆了。現在,另外一棵也要澆嗎?」

「要的,澆罷。」

然後轉向我說:

「這就是我前面說到的順服,奉行的人每件事都要問他的老師,求屬靈的進步。藉著順服,他收獲不少。第一,他不必像許多修士那樣動腦筋想答案。這樣,他潔淨他的意念,無論是複雜的或簡單的思想都淨化了,這樣才好集中心思於耶穌祈禱文。第二,他習慣於求問。向自己的屬靈父親求問是拯救。凡是有順服的地方就有謙卑,謙卑是順服的基礎。如此,驕傲的靈這魔鬼才無法滲透製造緊張。一般來說,在這件神聖工作的過程中,順服是絕對必需的。沒有指導,我們無法前進。導師為我們指路,調節我們屬靈生命的計劃,命令我們停止工作,告訴我們所作的在上帝眼中看來是否良好。導師其人代表上帝自己。他處於『基督的位置』。導師與他照料下的修士的關係,有如主教和他的轄區,修道院長和修道院。」

「苦修主義對導師的存在極重要嗎?」

「是的,確實如此。沒有導師,沒有能前進,也沒有人能生活在純潔的正教傳統內。肉體生命代代相傳,屬靈的生命也是如此。導師作為傳統的具有者和傳送者,在基督堭N這傳統傳遞給他的屬靈孩子,造就他。凡是想得到的人,導師都將傳統傳給他。就拯救而論的順服的意義,就憑藉這要點。我順服,不是說我會消失,而是為了克制惡我,擺脫我自己的意志好接受傳統,7讓基督成形於我堶情C我順服,因此我得誕生。由於謬誤的危險徘徊不去,順服是必需的。阿爸、多洛狄奧因此寫道:『沒有人比行在上帝的道路上卻苶人引導的人更可憐更容易受傷。』這位教父引用箴言加以解釋說:『無智謀,民就敗落(如葉)』(箴十一14),意思是如同樹葉開始時碧綠清新,以後枯萎凋落。於是被人輕視踩踏。沒有屬靈父親的人下場亦然。他迅速凋零而向仇敵屈服。『開始時,他對禁食、警醒、靜坐、順服和其他德行,都心堣齞鰤l求;但由於缺少屬靈的父親給予支持、加強和激勵,他的熱情隨即消退,枯萎而垂落,終於向仇敵屈服,任憑處置了。』

我向你提供一個例子好協助你明白,導師的存在對於我們避免犯錯為什麼必要。我遇見一位修士,他在禱告的時候感到心臟劇痛。他立刻告訴他的導師。導師很擔心,但由於他是過來人,問他在心臟那個位置感到疼痛。修士回答是外部下方。他命令道:『你必須立刻停止唸耶穌祈禱文,並且要停一星期,因為你應該在心臟上側感到痛才對。由於情慾在下面部分起作用,魔鬼顯然準備要對付你了。』於是,修士擺脫了已經開始採取行動的魔鬼的欺騙。教父根據自己的經驗教導說:『如果你看見一位年輕人靠自己的意志升天,抓住他的腿將他拉下來,因為這對他不利。』

我想到修生蒙福,是因為他謙卑,他的屬靈父親聖潔。我記得斯都弟修士狄奧多若有一首詩寫道:

給修道生

『來罷,上帝的年輕運動員,靠近我,保持火熱,

以完全的順服低下頭,

自我卑微,向自己的意志死,

說出你的一切心思意念,

你已經處身比武場,

別怕沙漠,別怕樑柱,

也別怕我門前面的認識上帝的族類,

因為根據聖經,你居於首位,

你追隨著最初殉道士的途徑。』

「修士,屬靈生命的運動員有福了。歌唱且享有上帝的甘露時光的鳥兒們有福了。我們活不出這些身外境界。我們呼出不潔的氣息我們吃的是塑造我們的塵土。」

「不過,你也享受到天光發出的屬天的榮光。如果你想為成真正的神學家,你必須禱告,因為只有這樣,至高的聖靈才會臨在並且作工。『如果你是個神學家,你真誠祈禱,如果你真誠祈禱,你就是個神學家。』我將告訴你一些事,幫助你了解這件事。一個人在犯了罪以後(主要是肉體的罪)仍可能寫作神學論文,對教父的著作從事分析,但是由於他犯罪而喪失恩典,他無法禱告。禱告停止,但工作不能。因此,一位真正的神學家是活在禱告中的人。因此,你也能領受出於屬天啟迪的喜樂的心跳。」

「但如何辦到呢?關於這題目,我希望得到你的無價的幫助。這會非常合乎實際也絕對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