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語 匯

修道(Ascesis):指人通過屬靈生活:心的淨化、靈能和聖化的啟迪三階段,所作的努力和使用的方式。由於這是藉著基督的誡命來達成,修道是人努力遵守基督的誡命。因此,修道和誡命的遵守及人的醫治連在一起。

洞察(Discernment, Diarists):藉以辨識心靈狀態的屬靈恩賜。它不是意念的敏銳,而是上帝的恩典的能量。它是附屬於純潔靈能的恩賜。它主要是在被造的和非被造的事物之間,上帝的能和魔鬼的能之間,以及上帝的能和人的精神物理能之間作出區別。因此,人可以區別情緒狀態和屬靈的經驗。

修生(Disciple, Hypotactikos):以這詞的狹義來說,指服導師的指導,好得到醫治,並在上帝的恩典媕繸o聖化的修士。就這詞的廣義言,則指從屬靈的教父得到屬靈指導的每一位基督徒。

不動情,無慾(Dispassion, Apatheia):靈魂有三項能力現象,就是:智力,食慾力,和急躁力。後二者構成靈魂的所謂易感現象。因此,無慾不是靈魂的易感現象的克制,而是其改變。一般來說,當靈魂的所有的力轉向上帝,指向祂的時候,我們就進入無慾狀態。

身外境界,魂遊象外(Ecstasy, Ekstasis):它不是靈魂離開身體而「出竅」,而是靈能脫出理智和周圍的世界之外,並且回向心。它不是靈魂和知性的休息,而是如睡眠和吃喝等肉體之能的休息。

遐思(Imagination, Phantasy):靈魂的靈能遮蓋。它是一種墮落後的現象。是靈魂的能被遮蓋而暗昧。若修致力於將靈能從遐思的能量中淨化出來。

導師(Gerundas):得到上帝恩典的醫治,並且有果效地協助他的屬靈孩子(修生)得到醫治的教士或修士,曾歷經心的淨化,靈能的啟迪,而獲致聖化。

心(Heart):人的實存的屬靈中心。它是藉著在恩典堶袡D所彰顯的領域,上帝本身在堶措顯。它也稱為能力,即靈魂的能量(智力,食慾力和急躁力)的中心。

靜坐(Hesychia):心如止水,靈能的無擾狀態,心脫離思慮、情慾和環境的影響而得釋放;它是上帝的居所。靜坐是人們達成聖化的惟一途徑。外在的寧靜有助人達到靈能之靜。一位靜坐者遵照一種特定的方法努力使靈能回歸於心。

啟迪(Illumination):當一切思慮離開心,靈能回歸的時候,祈禱文開始不間斷地運作。這稱為靈能的啟迪。因此,靈能啟迪與靈能祈禱緊密相連。

靈智,知識(Knowledge, Gnosis):它既不是知性上與上帝相約,也不是關乎上帝的理性知識,而是親自經驗上帝。關乎上帝的知識,與自存天光的異象緊密相連。這知識超越任何其他被造的知識。它藉著人的聖化而獲致。聖他是人與上帝相通相聯合。如此的聯合釀成上帝的知識,其位階越出任何人類知識之上。

哀痛(Mourning, Penthos):靈魂的深度悲傷。在上帝眼中,哀痛是屬天恩典的能量,與悔恨、哭泣、眼淚密切相連。它稱為令人歡喜的悲傷,因為它不會引起任何心理上的異常,卻帶來內在的平安,促使人渴望調整他的生命與基督的誡命相合。

靈能祈禱(Noetic Prayer):以靈能作的祈禱。靈能脫離理智、情慾、和周圍世界的奴役,心無旁鶩地回歸心內的時候,靈能祈禱開始。靈能祈禱是由靈能在心內作,悟性祈禱則在理智內作。

靈能(Nous):在教父的教訓堙A這詞有各種用法。它或指靈魂,或指心,或指靈魂的能。雖然如此,靈能主要是靈魂的眼睛,靈魂最純潔的部分,是最高的注意力。它稱為靈能,與理智不能認同。

情慾(Passion):罪的發展的最後階段。罪的階段是:透過思想刺激,結合,同意,願望,行動,和情慾。情慾是支配人的重覆行動。在修道神學上,靈魂能力的運動與本性相背的稱為情慾。

逸樂(Pleasure):人在享受一件目標、理念等時的感覺。按照相應的身體和靈魂,有官能之樂和屬靈之樂。從上帝來的樂事和平安連結一起,罪和魔鬼來的樂事則引起擾亂。另外,從魔鬼而來引起痛苦和罪惡的樂事,則與情慾相連結。

實習生(Practical Man, Praxis):屬靈生活的第一階段是努力淨化人的心。實習生就是努力淨化自己的心的人。在教父神學堙A實習生又稱為飼育者,因為他要努力像對付動物一般馴服他的情慾。

潔淨(Purification, Katharsis):潔淨主要適用於靈魂。在教父神學堙A潔淨一詞用於表示三種狀態。第一種是從心堭騕援狾釭澈隡{。所以稱為思慮,是因為它們必須存在於理智。第二種狀態是刻苦己身,好叫靈魂的力,智力,食慾力,和急躁力依照本性超乎本性來運動,這意思是它們必須轉向上帝,而不違背本性。第三種狀態是修道法,人藉以從自私的愛達到無私的愛。

理智(Reason, Logiki):是靈魂的能力,我們藉以理解周圍的世界,和它發展關係。我們藉靈能獲取有關上帝的經驗,並且規範這經驗,再藉理智達成。

死亡的記憶(Remembrance of Death):不只是我們生物學的存在將走到盡頭的感覺,而是必死感,就是墮落所穿的肉身衣服終歸塵土。死亡的記憶藉上帝的恩典使之活動,創出悔改的願望。死亡的記憶也是喪失上帝的恩典的經驗。

上帝的記憶(Remembrance of God):不斷地記憶上帝的聖名。它不僅是記起上帝,而是透過淨化的靈能所達到的一種狀態。它藉靈能祈禱來獲得及表達。

罪(Sin):在神學名詞上,罪是靈能變得黑昧不明。當靈能從心出走,不再記念上帝,並且透過感官將注意力轉向被造物的時候,它就犯罪了。

怠惰(Slothfulness, Acedia):靈能能力的屬靈麻痺。處於這種狀態的人對禁食和禱告絕對漠不關心,對於遵守福音的誡命更感遲鈍。由於人是心身的實存,屬靈的怠隋也反映在身體上。它是一種心身軟弱和懈怠。一種心身麻痺。

悲傷(Sorrow):靈魂的內在痛苦。有關乎上帝的悲傷和關乎世界的悲傷。前者創出屬的靈悟,在盼望上帝的氣氛內運動,並且勉勵人作屬靈的奮鬥。它提供巨大的力量和能量。關乎世界的悲傷則使人陷入絕望,導致心身麻痺。

神學(Theology):神學是關乎上帝的知識。它不是讀書或運作理智所產生的成果;它一方面是關乎上帝的知識之果和個人對上帝所得到的經驗;另一方面昃帶領人得到醫治獲得上帝的知識之路。神學家是經過心的淨化達到靈能的啟迪而得聖化的人。因此,他獲得關乎上帝的知識,以可信的方式傳揚祂。神學家也可說是接受聖徒經驗的人,而不是他擁有關乎上帝的親身經驗。「凡是祈禱純正的就是神學家。」

理論(Theoria-Theoretical Man):理論是上帝的異象和榮耀。它和自存光的異象,上帝的自存能的異象等同,也就是天人合一而聖化的異象。因此,理論、異象與聖化密切相連。理論有不同的等次。有光照,上帝的異象和恆定的異象(經歷時、日、週、甚至月)。理論人即處於這階段的人。在教父神學中,理論人的特點是群羊的牧人。

聖化(Thoosis-Divinization):它指在上帝的自存思典埵酗嚏C聖化可以認同為自存光的異象,或與之相連。它稱為在恩典婺t化,因為它藉著屬天恩典的能量而達成。它是上帝與人的合作,因為上帝是運作者,人是合作者。

思維(Thoughts, Logismoi):思維和形像連結一起,也和出感覺和避思的各種刺激連結一起。思維透過欲望、行動和情慾各階段演化為罪。它們稱為思維,因為它們在理智媢B作。

自存光(Uncreated Light):它是上帝的能,多次以光為人所見。這種上帝的能是神性的榮耀。它稱為自存光,因為它是屬天的,不是被造的。它不是被造的實存的能。

警醒(Watchfulness, Nepsis):屬靈的警覺,持續不斷的注意和預備,好叫思維不致從理智出發進入心。它只是在心內的靈能,而非思維。這種屬靈的警覺稱為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