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與隱士相遇

我繼續登山之途,走向我的變像山。最後,我在費盡努力後到達我要訪問的所在。我在外面停下來略作喘息。

我覺得隱士的庵室不但是奧秘之所,也是「屬天之地」。住在堶控M心以絕對寧靜的心靈祈禱的人是基督的使徒。聖貴格利.巴拉馬說這是給帖撒羅尼迦人的訓誡。他以復活主日未能目睹復活基督的使徒多馬作為起點,因為他當時不在門徒當中。不過,八天以後,他和使徒一起看見了主。上帝的聖徒建議說:「在主日舉行過聖餐禮後,你要努力尋找有一位仿效基督的使徒在靜祈禱和吟詩的人。你找到他,就憑著信心進入他那如同天所的庵室,因為堶惘陬蛝t靈使之成聖的能力。你盡可能在堶惚搕[些,和他談論上帝和屬天的事,謙卑求他指導,並且請他祝福。然後,主會像多馬的情況一樣,以不可見的姿態到你面前。祂會將平安賜與你的心靈,加添你的信心,給你支持,將你列入天國的選民之中…。」

我遵照聖徒的指點,來到視為天所的庵室。我覺得堶悸瑣仵v是已經見過基督,如今住在耶路撒冷樓房堛滌繴的使徒。他成聖了,在上帝的自存的能源埵酗嚏A除了沒有祂的本質以外,具有祂所有的一切。「凡是藉著恩典成聖的,得到上帝所有的一切,只是不能在本質上與祂視為同一」(聖貴格利.巴拉馬)。聖貴格利將他說成這樣,我見到他如何加以區別?我有看如同多馬要見基督那樣的渴盼,因此我才決定存著極度的謙卑和痛悔接觸他,要將他所告訴我的每件事付之實踐。讀者將會看出,我為這次有關上帝和屬天的事的談論以心靈致以深深的感謝。

我敲了敲小屋外門。堶悸熊L盡平安令我驚訝。有緩慢的腳步聲傳來。門靜靜打開,導師的一名修生出現在我面前。

「蒙福的修士,你好。」

「主(祝福你)。」

「如果可以,我想拜訪導師。他忙著嗎?」

你拜訪隱士時應該力持謹慎。你可能打斷他的禱告。他可能處於被提上他泊山的狀態中,你卻又將他拉回喧囂的塵世。你可能犯了錯誤。你侮辱他,他不會苦惱,但是從山上將他叫下來又當別論。可是,這又是你可作的最佳的事,因為你會充滿屬天的馨香!他所吸收的光華會令你眩目。「他從祈禱中出現紅似火焰」(聖貴格利.巴拉馬),如同摩西從西方下山臉面發光,以色列人不敢仰視一般,他也猶如從火中取出的灼熱烙鐵一般。你體驗到「不朽的甜美芬芳」。

「我去問,」門徒說。

幾分鐘後,他回來了。

「導師病了,不過,他願意起床見你。請進來吧。」

我隨在這位年輕的修士身後,走進他將年輕的生命所處的艱苦環境,實行苦行的所在。我雖然不認識他,卻由衷敬佩他。

「你們這堣H多嗎?」我問道。

「只有導師和他的三名修生。」

「我想討論幾件縈繞我心的事,我到這人跡罕至的地方來就是為這原因。」

「你作得好。朝聖客來這媕雩蚚h著如此的心情!他們有些人來這堨u出於膚淺的好奇。他們要來親眼見到導師,然後回去吹虛一番。這些人使他疲勞不堪。他感到這些人就如動物園的遊客和觀光客。你來求教屬靈的問題,談一些關心的事真好。你要曉得你會聽不到理論。他談的是經驗。導師活出這些經驗,向訪客談論是為了幫助他們…。」

他話剛說完,神父…隨即出現在我面前。他猶如突然升起的太陽!如何爆發出喜樂的噴泉。如同夜間的閃電。他的白鬍鬚猶如臉上流下的瀑布。他的雙睛敏說、閃耀、燦爛。我極少見過如此煥然一新的眼睛。聖貴格利.巴拉馬說,眾使徒在他泊山看見了非被造的光,他們的眼睛首先被聖靈的能力改變,然後才有所見:「你明白嗎?在這光的前面,那些依照自然的眼睛是盲目的。只憑單純的注視,這光就觀察不到;只有那些被聖靈的能力改變形貌的眼睛才能加以辨別。他們改變了,憑著如此的改變,這樣的眼睛就能看見我們的必死本性領受自上帝,得自與話語的聯合。」

這位神父時常看見他泊之光,他的眼睛被如此的經驗改變形貌,其改變是極清楚的,因此作出祝福的見證。

「請你祝福,」我說,一面屈身親吻他那雙顯示出無數次跪拜記號的手。但是他卻屈得比我還低,首先親吻我的手。

我驚呆了。

「但是神父啊,你為什麼向我這上帝的不配僕人,羊群中的一個如此作呢?」

「啊!你是一位祭司,具有上帝的恩典。我比你多出什麼啦?」

「我們這些生活在邪惡世界的人充滿罪惡,你則住在這沙漠堙A享有上帝的恩典。你已經成為上帝的黃金寶座,烈火的基路伯。聖經三次「銘刻於你的內心,因此具有基督的靈能,成為『基督在靈堛漪□漵~所』(神學家貴格利)。因此,你怎能向我如此作呢?

我在抱怨,彷彿己被征服了一般。我也確實被他那聖徒險格和他的謙卑征服了。我們往往更深地被一個人的謙卑征服,而勝於他的言詞!他的愛比他的奇評更能叫人心亂神迷!

「他垂下頭說,你似乎並不知道我們在沙漠堛澈銩Q方式。寧靜的心的特性之一是知悉自己的罪。一個人每天自省,就可以看見如此的有罪狀態,看見魔鬼在他內心的試探,然後他感到自己果真是罪人中的罪魁。我的父啊,我要你相信我,每一個進入我這庵室的人都比我聖潔。他是上帝的天使啊。」

…我默然無語。他抓著我的手,充滿關愛地領著我彷彿我是個盲人;他領我走進小教堂。這時,面對著灼熱的日絖我如同盲人,在巨人面前我軟弱無力,在睿智的老人面前如同小孩!他的首次動作是稍後即來的另一次動作的前奏。我和他一起感到何等安全呀!是何等無法形容的恩典!我到現在還感到他的溫暖的手猶在!

我們走過必須彎腰才進得去的兩扇小門。這堥C件東西都顯露謙卑。這入隱士的庵室,你永遠必須彎腰。你應該忘掉你過去是誰,現在是誰。對於自視高人一等自我為本位的人,這堥S有他的容身之地。我們走進小禮拜堂。他領我向幕後的聖像和聖壇致敬,點燃壇上油燈,同時吟唱著此堂所紀念的聖徒的信經。

無論你要走進那座修道院或庵室,他們要告訴你的第一件事是向教室的聖像致敬,提供聖遺骸供你致敬也是第一件友誼的表徵。這是陋室堻怑垠n的事。它們使陋室豐富了!聖徒遺骸以如此的敬意保藏,一方面顯示聖徒不在世界,同時也顯示他們仍臨在於世界,是「藉著恩典」臨在的。當聖徒的靈魂離開身體時,整個身體領受屬天的恩典而達到至善。聖骸的奧蹟和他們的芬芳如此而得到解釋(新神學家聖西面)。導師和他的修生在這小禮堂媟P受到主的仁慈,有分於奧秘的晚餐。

稍後他帶我去一處他稱為起居室的地方。堶惘陷X張凳子和一些教父的著作,如:菲洛凱利亞,沙漠眾父語錄,敘利亞的聖伊撒,敘利亞的聖依夫蘭,聖貴格利.巴拉馬的作品等。我們分坐在兩張凳子上。他叫我靠近些,隨即進入靜寂。他顯然在祈求上帝光照我,叫我把自己看清楚,也求上帝給他亮光,好說出有需要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