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登上我自己的他泊山

阿陀斯山上的日落─太陽即將下山,我攀登是為了上升!我在日落中,極辛苦地沿著狹窄崎嶇的山徑向東方攀登!在信心不足的人看來攀登如此艱難,在堅持苦行、憑著英勇的決心棄絕世界及一切誘惑和逸樂的人眼中卻是樂事。我在阿陀斯北側某處登山。我要實踐聖約翰.屈梭多模的名言:「你的欲望依舊溫暖時,何如效法這些天使叫內心更暖。人的話語不能燃燒你的心,惟獨天上事物的景像才能。」

左右不能貫穿的岩石銳峰高聳,彷彿要穿透天空,又如阿陀斯山的聲音和生命。我屈身上行,耶穌祈禱文在我口,在我心,在我的理性之內。朝拜聖山必須具有一個單純的朝聖客的感情。距離道路不遠處,在岩石中間,人們可以看見小房子,是隱居修士的庵室。有些建在洞穴堙A有些稍微突出,看起來彷彿會墮落海中。屬靈的蜜蜂就在這些小洞穴媃C製最甜美的靈蜜。聖尼哥復慕為阿托斯眾神父所譜的聖詩進入我心,我不由吟唱:「哦,上帝所呼召的蜂巢啊,隱藏於聖山的洞穴之內如同庵室,釀製出極甘甜的心靈之蜜。」

山的南側也存在著同樣的庵室,叫作開活利亞。其景色更加奇異。「岩面微紅,彷彿長了一層鏽,許多居室靠在一起,建於高度駭人的絕頂。其中有些是洞穴,入口有石壁遮斷,僅留一小門出入。有些地方,勇敢的隱士在岩石的突出部分建有圓頂小禮拜堂,一兩間庵室內還留有一個具體而微的花園,奇妙的常青樹在別處運來的土壤上欣欣向榮,增添不少異國風味。這些隱蔽處所披的純淨色彩,叫人看來猶如鷗巢。若修者互相溝通的小徑則無法從海上看見。要想攀登非有大膽的決心不可。許多苦修者幾年來沒有離開他們的狹小庭院。因此,較為寬敝的隱居處設有小墓園,洞六堣]有公墓存放著弟兄們的遺骸。在每一塊頭蓋骨的額上刻有這位弟兄的名字以及他的去世日期」(菲提司.康托羅)。

這些升上第三層天經驗上帝的同在的靈鷗和天鴿,散居在(岩石)的左和右。凡是像我在日落時攀登過,登上北側狹徑的人,會注意到同樣的景緻。他會戰慄。他會感覺到上帝的恩典叫他冷靜下來,但同時又如摩西「燃燒的荊棘」一般燒毀他。他會想起以前的列祖走過同樣的地方,如今在平安寧靜媞峇F,等待天使長的呼聲和新郎的來臨,好與他成親;他的心思無疑遠離世界及其一切逸樂。他們曾在這堛屁啎@生,尋求平安,也找到平安。如今他們安息在亞伯拉罕的懷堙A基督的聲音「不是死了,是睡著了」(太大24)在這些遙遠的所在迴響不已。

我懷著特殊的思想和感情登山。四周一片靜寂。你偶而看見野鳥飛過,在天空啁啾,甚至聽見夜鶯歌唱。「阿陀斯養育著許多夜鶯」(聖尼哥德慕)。有低沈的嗼咚聲不時傳來。我繼續前行,抵達一間小屋,看見一位平靜的隱士試看破岩。

「蒙福的修士,你好」,我說。

「願主賜福你」,他答道。

這是阿陀斯山上的致候。你要求祝福的時候,他們回答:「主(祝福你)」。他們非常知道基督對屬靈生命的重要性。他們也知道自己的軟弱。主是他們的盼望和他們的真正居所。他們常常複誦祂的聖名,因為他們住在祂的在堙C祂是「與他們同寢,與他們同起,藉著聖靈的安慰柔和鼓舞他們的心」的一位。

「修士,你在那作什麼?」

「孩子,我在這堹}開岩石作一個小貯水池收集雨水,好稍微飲用一些。去年我可渴壞了。」

「可是這工作很困難呢!又沒有合適的工具。」

「我能怎麼作?身體需要水。上帝會幫助我。我們在這沙漠堣偵繷ㄓㄔ畢部A但是一點水是不可少的。本庵室為我們祈福吧!」

叫我為蒙福的庵室祈福!!不潔的人為純潔的人祈福!

我懷著極大的敬意小心翼翼地進入庵室。你進入隱士的庵室懷著敬畏,因為這是奧秘之地。它骯髒、不整潔。但這一些只是屬靈運動員的小事。那有時間作這種事呢?他拿給我一點水和一塊果凍糖,表示他的關愛。在沙漠堙A你當然知道什麼是純潔真誠的愛。在這盛著一點水和糖果的小碟子堙A你發現了修士整個的心意!他給了你一切。

「你從世界來的嗎?」

「是的。」

「世事如何?」

這是你在阿陀斯上時常聽見的平常問題。不過,這一次可重要了。因為問話的修士是在五十年前離開世界走向寂滅,再也沒有回去過。苦修者也知道「世界」是什麼意思。世界是上帝的創造,但同時也成為魔鬼行詭計之所。魔鬼不就利用上帝的手工欺騙亞當嗎?我們有多少人沒有深受其害?

「導師啊,世界已經離開上帝走入歧途,不但忘了祂,生活方式也完全與祂的期望背道而馳。教堂成空,鬼魔肆虐之地則人滿為患。人們離開他們的屬靈之父,住進了精神病院。他們的職業帶來焦慮,他們的工作也全屬世俗。今天我們選舉,明天政府崩潰,議會癱瘓。他們只知看報,對聖經無知。他們看影戲數小時,受魔鬼感染而入睡。他們不肯學效聖徒的生活…。」

「哦,」,聖隱說,「這不幸福的世界呀!是魔鬼在掌控哪!是牠每天製造環境和事件,從世上竊取了人們對基督的記憶。牠叫人們不再向前展望,也無視自己的內心的痛苦。牠叫人們只對別人感興趣,而不關心自身。這種逃避主義使你較早時所談的焦慮更形加劇。亞當犯了罪後躲起來,離開上帝後一切苦難接蹤而至。人們作的是同樣的事。我為全世界的拯救迫切禱告。求主耶穌基督憐憫我和世人。我整夜求上帝向世界顯示祂的慈悲。在這動亂的時代,這是我們的使命。我們命定要作殉道士…。」

那位隱士告訴我許多事。你去阿陀斯朝聖,每走一步你就會聽見如此的智語。我向他道謝,求他祝福,求他在禱告中記念我。我走出他的庵室,如今這堣w是他的墓穴,不過,他將從這奡_活而得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