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 | 二零零二年初期中譯來自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

修士的緘默,言語和生活

聖山是一處奧秘的地方,在那堙A本身就是永恆的緘默強烈地發言,因為緘默是來世的語言。如同聖天使憑藉出乎我們想像之外的智力互相傳遞屬天的思想一般(聖大巴西爾),住在聖山的地上的天使以同樣的方式在生命和祈禱婸P天上的無形體者等量齊觀,具有另一種能力好傳遞他們自己的經驗。這能力就是緘默,尤其在聖山上,是最感人的證道,是一種「緘默的勸誡」。那堛滬蚺h說話不多;他們「在緘默中」活出上帝的奧祕;他們以緘默的方式經驗正教神學。他們藉著緘默傾聽上帝的聲音,並且獲得美德。按照新神學家聖西面所說:「嘴唇的靜默,眼睛的閉合,和耳聾,對於屬靈生命的始學者來說,是獲得美德的捷徑。」

修士的緘默具有教化之功。從沙漠教父的格言堙A我們讀到這樣的話:有一天,總主教提阿非洛訪問一處庵室,眾弟兄熱心力勸阿爸.旁波向總主教說些啟迪的話。阿爸答道:「他如果從我的緘默中得不到啟迪,從我的言詞埵P樣得不到。」

人們登聖山,應該懷有藉緘默以得啟迪的意圖。訪客懂得藉這方式得教導,每件事都可以向他說話。修士的沈默形像,隱士的洞穴,瀰漫著痛悔氣氛的修道院,大自然以及無生命的物體,將敘述許多故事,傳送奇妙的教訓。聖山以這樣的方式「在緘默中」說話。

不過,有時候他們說話,有時候又藉著他們由如何生活所立下的好榜樣啟迪人。

有良好的生活而不說話,比沒有好生活而光說話,更能啟迪人;事實上,他們說話的時候別人會干擾。如果生活與言語同時存在,他們就彰顯出聖潔的榜樣(匹羅司的依西多爾)。眾聖神父活出聖潔的生活,無論們說些什麼,都成為聖靈的器皿,成為聖三一、愛、話語、和智慧的「奧秘號角」。他們有「話」要說,因為他們的行為豐富。有人問,他們就說「話」。

根據眾父的格言,下面這樣要求很熟悉:「父啊,告訴我一句話,叫我可以得救。」發自隱士之心的一「語」如同發自聖靈,沙漠語言被視為又真又實的啟示;要求的人領受它作為恩惠之果,不必在心堬茈[推敲。對提出要求的人而言,發自屬靈之父的此「語」絕對必需。出自心靈的「話語」為上帝之友,含有上帝的愛,與要求者的「渴慕」程度相合。當上帝的聖母孕育上帝的道生下神人一體的基督,因此為成「一切創造的喜樂」眾神父們同樣由於他們的純潔,孕育話語,並且傳遞給渴慕的人,也成為他們的喜樂…。

有幾位弟兄帶著一些平信徒走向阿爸.費力斯,求他向他們說話。老人卻不發一言。他們則又求了許久,他問他們:「你們想聽一句話?」他們回答:「是的,阿爸。」於是,老人告訴他們:「目前沒有話語,眾弟兄常向他們的長老請益,當他們作出所求,上帝會告訴他們如何說話。可是現在,因為他們只知道求,卻沒有作出所聽見的,因為,上帝從眾長老收回祂的話語的恩典,他們就找不到什麼東西來說,因為再沒有什麼人實行他們的話語了。」眾弟兄聽見後不由悲呼:「阿爸,請為我們禱告。」

從這範例可以明顯看出,話語是恩典的闡明。恩典啟迪純良聖潔的人,將生命「具體化」入話語堙C也明顯的是,話語要按照要求者渴慕的程度來表達,修士也知道在必要時動用謹慎的責備,甚至連最永恆的心也可以「打破」,帶領他們轉向上帝。

所以當你以簡樸、謙卑、和樂意要求他們實行的時候,你會聽見恩典的「發光」。這些話語簡單而謙卑,但是卻充滿智慧和恩典。

基督是天父的全能的道,也是深深緘默的具體化,他他們在這一點上仿效祂。祂說話,然而,祂也保持沈默。上帝朝向人運動明確不僅是「話語的啟示」,也是「沈默的表示」。因此,人朝向上帝和人類同胞的運動應該從這兩件要素來辨別。你訪問聖山求教,藉著沈默要多於藉著話語。

聖山的修士,隱士,這些沙漠鳴禽,活出極致的人生。他們沈浸在樂園堙A是真正「得到上帝的人」。他們在「瓦器」堙A就是藉著克己和服事別人而倒空的身體,活出基督的生活。人們在這些修士身上可以看見付之實踐的聖化,而這種聖化並不是神學上並未親身體驗的理論上所教導的聖化。他們活出信仰也活出工作。因為,毫無疑問,信心沒有行為是幻影,行為沒有信心是偶像崇拜。上帝的恩典,基督的形象,銘刻在他們飽經風霜的臉上,聖潔的克己,「逃避違背自然的,救援合乎自然的,於是配得那超越在自然之外的恩賜」(聖尼哥德慕)。

你注視他們的時候,會以為他們憂傷不快樂,然而,他們內在的寧靜一旦溢出,可以俺沒你!這些聖潔的克己如同大壩,儲蓄著豐沛的靜水,一旦開閘,水力爆發,鄰近地區皆成澤國。隱士的嘴張開,將以芬芳「浸滿」你!聖修士的嘴是「流注蜜和純淨活水的泉源」。你或許認為他們的生活沒有價值,但很快就明白這些隱士有如「參天大樹」,樹葉成蔭,供你遮蔽,賜你清新。你看他們仿彿衣衫襤褸,不可親近,久未沐浴,因為他們禁戒洗滌(Alusia),然而不消多久,你會看見他們同「結出燦爛果實的永恆之樹」,「像百合花,統綠而永遠芳香」芬芳沁人欲醉!這一切都因為有基督這真生命住在他們堶情C他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上帝堶情]西三3)。

在每一位隨著眾聖父的腳蹤,並且按照他們的教訓而生活的阿陀斯修士的身上,如果你堶惘陬菑W帝的靈,可以辨別出有兩種似乎相反的狀態並存著,那就是:死的狀態和生的狀態。生命出自每日的死,死由於生命的享有而變得更死。死(罪)越延伸就越死,生命(屬基督的)越經驗,生命就越大;「生命」越經驗,死就越發置於死,直到人的內心經驗到基督的復活與升天。罪被毀滅,生命來臨。因此可以說,修士是置於死地而後享有生命。聖保羅致函羅馬人說:「因為知道基督既從死奡_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上帝活著」(羅六9、10)。聖尼奇塔.司提達托寫道,同樣的事發生在由於活出基督的生命而變得如同基督的聖人身上,就是向世界說:「從死奡_活的人是與基督一起復活,如果他與基督一起復活,知道死不再作基督的主,無知的死不再能作祂的主,那麼,他就不再為肉體和世界活,已經向他的身體的肢體和人生的物質東西死了,但是基督活在他堶情A順服於聖靈的恩典而非內體的律;就是說他將他的肢體如同公義的兵器一般獻給父上帝了。」

即使在聖化的修士身上,也可以發現他共同繼承著休息與運動。根據聖馬克西母所說,他們生活於「不斷運動的休息」和「休息的運動」中。他們住在「基督堙v,卻又不止息地朝向最得祂喜悅的方向運動,因為基督是最貴重的珍珠。尼薩的聖貴格利活潑生動地澄清這重點說:「最奇異的事是,休息和運動怎麼能同時並存,因為攀登的決不能靜止不動,站著不動的就不能攀登;可是這堛疑k登是由靜止不動來完成。這意思是,人善上越發堅持屹立,他在德行的道路上進步越多。也就是說,他在繼續運動時堅持於善。他始終在運動,也繼續待在基督堙C渴慕基督固然不絕如縷,同時也得到屬天的滿足。一位修士曾經說過:「有時候奇異的事發生在我身上。我飢餓,然而,我卻感到飽足!」其實對屬上帝的人來說,這件事絲毫不異。叮以說作「完美,即依舊是未曾完成的完美」(聖約翰.克里馬可)。

修士的生命成為上帝的生命和基督的生命的繼續。修士經歷基督所有「世代」的「暴風雨」。基督道成肉身於他堶情A行神蹟,受難,復活與升天。因此,生活在基督堙A他不但獲得自己整個內心世界的合一,而與他周圍的世界合一。他克服一切分歧,比墮落前的人提升到甚至更高的層次;他變得與最初的亞當相似。聖馬克西母指出亞當未能克服的五種分歧,但藉著新亞當,也就是基督的協助,如今人卻在這方面成功了。他可以克服被造的與非 被造的,可理解的與明理的,天與地,樂園與宇宙,男人與女人的分歧。憑藉克服最後的分歧,他繼續克服最初被造的和非被造的之間的分歧。一位屬神的聖人將他完整的自我以及整個世界帶到上帝的面前;聖徒因此是人類最偉大的恩人。

我在聖山上曾邂逅一位導師,是享有永無止盡的天恩的人。他居住在空矌大地,克服這世界的一切因襲。他無法以言語形容。如果你描述他的特性為知者則嫌不足。如果你說他瘋了,就沒有傳述他的屬靈之愚的偉大!你根本不知道如何描述他。他已經脫出這世界的範疇,繼續邁向永遠的淵深。他解撫天上的火,他其實著火了。他如今藉自存的光著火了。你有時和他談了幾小時,你覺得他要點燃,並且要完全燒毀於火焰中了。你以為他要像先知以利亞在火戰車上一般,當著你的面消失無蹤。他在這緊要關頭跟你說話,你以為他會像主一樣「正祝福的時候,他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路二十四51)。然而,你以為要發生的事並沒有發生,因為有其他的事發生了。在他和你談論屬靈生命的時候,你感到良心不安類如他泊山抓住門徒注意力的「奇觀」一般。「說話之間,忽然有一朵光明的雲彩遮蓋他們,且有聲音從雲彩堨X來,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他!門徒聽見,就俯伏在地,極其害怕」(太十七5、6)。他說話的時候,聖靈突然降臨,團團圍住你,吸引住你。你懼怕了,但是也極願意待在那堙C當聖修士以簡單真摯的言詞和你說話的情形。聖修士確實在上帝榮光的異象之「山」,在永恆的海洋和你說話,超越於塵世瑣務之外,超越在你的身外。

有一天我接近這位導師。我知道他是一位真正的神學家。他不具有關乎上帝的知識,卻具有「屬於上帝的知識」,是大多數人難以理解的!「屬於上帝的知識確如一座峻峭之山,很難攀登,許多人連山腳也沒到過」(尼薩的貴格利「摩亞生平」)。只有摩西能登上帝顯像之山。並且看見上帝。我知道這位聖哲是摩西,是一位見過上帝的人。起初我感到侷促不安。我能跟他談什麼!我們有什麼共同的地方?我們處於同一波長嗎?我們還在「實用哲學」初階的時候(潔淨),他已經越過「自然沈思」(精智的啟迪)而抵達「奧秘神學」(屬於上帝的知識),也就是說,達到永遠的知識。我們充滿激情,他則是王的金色御座。我們將地獄人格化,他則是樂園。

不過,在我們討論中,修士從高處走下,且把我升高。他倒空自己,卻豐富了我!「他本來富足,卻為我們成了貧窮,叫我們因他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求合一,需要雙方脫出自我,與上帝聯合就是如此。上帝走出自己,人也走出自己,這是屬天之愛的特有之點。「神學家有時將屬天的稱為情愛力,有時叫愛,有時則稱為強烈渴盼和愛慕的對象。其結果是,作為一種情愛力和作為愛,屬天的本身必須運動;因此它被人強烈渴盼和愛慕,於是凡是接受此力和愛的萬物都受到吸引」(聽告解者聖馬克西母)。神父繼續陳述:「屬天的情愛力也產生身外境界,感動那些不想屬己而要歸屬於所愛的人。這些高級生物照料低級生物,地位相同者彼上互依,低位卑下的力爭上游而改變為屬天的事上看出」(斐羅凱利亞)。

我將那次談話的每一分鐘永遠存在記憶堙A放在心中。下面是關於我遇見他和談話的內容及情節。